那些時候,我都會想到你


「如果要讓我活,讓我有希望的活;我從不怕愛錯,就怕沒愛過。
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榮,記得找我,我的好朋友。」

連續幾天都沒好好睡覺,公司接了個不小的案子,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趕,製作部門那邊大夥也都熬夜撐著,為了專案而犧牲睡眠,似乎是我工作的必須,常有的例子,我用盡全力在負這責任。

哥哥忙碌工作告一段落,我跟他因為大大小小的事情,兩人在鬧脾氣,我低頭去問他到底怎麼了?他卻覺得沒什麼好多說的,一言不合我就斷了線,反正如果誰真的在乎誰,自然會想去澄清些不應該存在的誤會,而不會說,誰一開始就認定了些什麼,那又何必解釋些什麼?斷了線很不負責任,不解釋也很不負責任。

唉,這是什麼怪天氣?怎麼大家都心思那麼地複雜?

在惱怒的情況下,我就看看自己的部落格,然後我就看到了一個老朋友的留言。

————————————————–

姓名: 德拉

留言:
 好久不見
如果在妳記憶之中我們不復存在 我能理解
每每看妳的文章 我都想了很多
其實我們大家都沒變
只是大家都不想長大 也害怕長大
牛賢還是活在19
酷隆始終在讀大學
而我今年要從研究所畢業了

什麼都不一樣了 但一切卻看起來仍是一個樣
只是想說 我們沒忘記過妳 生命中的刻痕是抹不去的
為妳加油 妳要好好過日子

再多寫一些好文章  也替咱們加油

不起眼的我們也正努力求生存 只是有點累了

——————————————————-

幾年前,我談了一場很失敗的戀愛,而且當時家裡出了點事情,於是我決定徹底離開那個讓我痛不欲生的環境,我選擇一切重新開始,我跑去準備轉學考。補習的那段時候,我認識的一群男孩子。他們幾個是高中好朋友七兄弟,做什麼事情都要在一起,一票人總站在教室門口抽著煙,眼睛飄來飄去地看著女生、討論著女生,上課傳紙條,晚自習翹課去打球,一起遲到被罰站,然後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熬過了補習那個寒冷的冬天。

那時候,他們也帶著我一起作了這些那些。

牛賢是我那時候很喜歡的一個天蠍座的男孩子,雖然我現在也想不起來為什麼當初我會喜歡他這樣悶炮的男生,畢竟這傢伙還真的是傻得可以!他個性古怪,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對我是真喜歡,什麼時候是不喜歡?我還記得那時候最讓我氣憤難耐的,後來他在我表明心意之後,跟了個我最討厭的雙面人女孩交往,他交了女朋友之後,一切就變了。他什麼都相信他女朋友說的,漸漸地,我跟牛賢就變成了在沙漠上的兩條臨時河,不如旅人預期匯合在一起,反而是在太陽出來後,一切就蒸發掉了。分開之後的這幾年之間,我曾經想過,要是我再遇到他,他會不會是我考慮的對象,嗯~~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酷隆有張很帥的臉,他連續兩任的女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雖然第一個後來被我給封殺了,而後來那一任他也分手了,但是其實我跟酷隆的感情,好像也沒真的因為他跟我的好友合或分,而合或分。我總覺得酷隆跟我有某部分的性格是一樣的,看他談戀愛,有時候就像自己在談戀愛的樣子。有時候氣他怎麼可以這麼濫情?有時候又心疼他怎麼這麼笨?我跟酷隆的相處大部份就在他推推我,我推推他,他嫌我胖、說我不正,我嫌他矮、說他不帥之中度過了。

而德拉,是這群男孩子裡面,我最親愛的好朋友,對我來說,他幾乎是有個跟天一樣廣的肩膀。他會在我氣牛賢笨得跟頭豬、永遠都看不到我的心意的時候,撫平我的氣憤難耐;他會在我因為牛賢那個壞女友亂說話,害我被牛賢痛罵時,帶我翹課去打球,帶我去河濱公園看星星。他會在我上課想睡覺的時候,我傳紙條,讓我塗鴉振作精神。他會在我不想講話,一個人靜靜掉眼淚的時候,就這麼樣安靜地在我的身旁,一句話也不多說,只是陪著我。

那時候,我們雖都為了拼轉學考而被困在補習班的籠牢,但是我很快樂,我每天都希望趕快到補習班去,除了唸書打拼,還期待著每天他們可能帶給我的驚喜。到了後來各自上了理想的學校,我們分道揚鑣,我曾信誓旦旦地不要對他們遠了彼此的心,但是距離還是造成了我們最大的問題。

說真的,每次到一個新的環境,我就會很快地融入,並且努力地拓展我的新友誼,我曾經仔細反省過自己這樣的性兒,我也不覺得自己對或者不對,而是我每一次的新生活,就像是一種重生,我需要更多新的元素讓我豐富。

我總是不停歇地繼續大步向前行,雖然我還是會不斷地回頭看看那些過去伴著我的誰,但是我卻早已沒了多餘的時間跟精力回頭複習,我沒有回頭複習,不代表我就這樣忘記了。

德拉跟酷隆他們就是我生命裡面這樣的例子,我少了聯絡,但是不代表我就把他們給忘記了,我還是有好多好多的時候,我會把那些過去跟他們相處的片段,他們還在我身邊的那些記憶拿出來,細細回想。

我必須承認,我終究還是很愛他們這群朋友的,那就像是德拉說的「生命的刻痕」,德拉對我的疼愛,酷隆跟我的哥兒們情節,甚至是當時我喜歡牛賢的椎心刺骨,我都沒有忘記過。只是,我真的少了那些所謂的時間,可以好好地在跟他們聚首。

我多麼期待那麼一個午後,可以拉著他們一起喝杯咖啡,聊聊我們彼此可能已經好遙遠的不同生活,我是多麼期盼有那麼一個晚上,我們可以再像過去一樣騎著車,到好遠好遠的哪個山頭,看看星星,曬曬月光,回想那段我們彼此陪伴的難耐補習生活。

每次我經過那個我們常常一起翹課溜去打球的廣場,我總會企盼有可能看到哪個熟悉的背影,不管是誰,那個曾經在我身邊陪伴著我的誰。

德拉說,大家都沒有變,只是不想長大而已。
我努力地思考我自己,我,似乎也不想長大。

只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努力地生活,我努力地工作,我努力地過每一天,我再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我長大了,我知道。對於 上帝的安排,那些道道在生命裡面的傷痛與難過,我再也不會感到抗拒,我再也不去拒絕,我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要給那些其他人看我不一樣了的證明。那麼多的時候,我也感覺到疲憊,我也多麼希望自己能停下腳步來多看看那些誰,但是我卻不行。不是我不願意駐足停留,而是我沒有再多的時間可以讓我這麼做。我不得不長大,真的,我必須長大。

人的一輩子有多長,我沒打算想,也不敢去想。但是我知道,這些年的生命,我沒有白白浪費過,我沒有一直停留在哪個原點上。

我沒有等待,不代表我忘記了。
那些我們共有過的革命情感,我深深記得。

過了這麼久的以後,我不在你們的身邊,但是我沒有忘記過要問一句:「你,都好嗎?」相較於我總是讓你們煩惱,我很感謝你們從來就沒讓我擔心過。

現在的我很好,在我完成自己夢想的路上,做我喜歡的工作,跟我喜歡的伙伴們,遇見了個很好的對象,有段穩定的感情,爸爸媽媽也很平安健康,我的身體也恢復得很好。

我知道的,你或你們,也都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