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恆星發光的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





前陣子看了《扭轉時光機 Hot Tub Time Machine這部電影,片中主角被帶回80年代,為確認自己「真的」在遙遠的時光,主角問了身邊跟自己打扮迥異的路人說:「請問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現在的皮膚顏色是黑的,還是白的?」,然後被惡狠狠地賞了一記白眼,對方 悻悻然地回答:「黑的啊,不然呢?」,雖然這只是片中的一個看似無謂的玩笑,卻也可以從中看出,被譽為流行樂之王的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即使已經不在人世了,他 一生中的種種,不管是好的壞的,對娛樂圈還是有很深的影響,也因為這樣一個橋段,讓我開始想念起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帶給我的音樂記憶。

在我心中,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之所以是流行樂壇的神,除了他在音樂上的諸多創新表現、舞蹈上的精進以及歌藝的展現之外,他最不能被忘記 的,則是他用音樂對公益的奉獻。二十多年前,衣索比亞發生嚴重的飢荒,數百萬的災民面臨了最飢寒交迫、最困頓的生死邊緣,為了援助衣索比亞、為了幫助那些 災民,1984年,鮑 伯吉爾道夫(Bob Geldof)就著菲爾柯林斯(Phil Collins)的構想,在親自造訪了非洲乾旱肆虐的伊索匹亞後,回到英國隨即組成Band Aid 數十位當紅藝人共同灌錄單曲《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義唱,將義賣所得援助非洲饑民。當時,他們的這個舉動,深深感動了 對岸的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1985年, 受到Band Aid活動的啟發,他登高一呼,號召美國的歌手們共組USA for Africa,並與萊昂納爾里奇(Lionel Richie)共同創作了單曲《We Are the World》這首歌,由昆 西瓊斯(Quincy Jones)參與製作的這張單曲,在短短 的數週之內,便銷售了八百多萬張,英美兩國的音樂圈甚至還共同舉辦了長達十小時的「Live Aid 馬拉松式演唱會,為災民募款,演唱會畫面經由七個人造衛星,傳送到全球一百六十幾個國家,當時全世界都因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 善舉而一起發揮愛心。

從此之後,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這名字,就跟所有公益之事有關,他總是在他的歌詞當中倡導愛與和平、環 保、抨擊所有不公不義的事,他用最實質的行動證明了音樂可以治癒人心、給人力量。他成立基金會、醫院無償地幫助許多清寒患者,特別是病童,能夠獲得最好的 醫療照顧以及幫助。而又即使他做了這麼多、付出了這麼多,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 個流行樂壇光芒奪目的巨星之名,在生前的最後幾年,卻一直深受惡劣媒體的負面報導苦毒,蒙上深深的一層灰。

即使深陷愁雲慘澹當中,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終於在前幾年又再度對歌迷允諾要做巡迴演唱會。2009年,當全世界把焦點轉換到都在期待他的世界巡迴演唱會時,身邊的友人包括我,大家都在計畫著,如果台灣 不在他的世界巡迴的名單之上的話,要 飛到最近的哪個國家去看他精彩可期的表演,就在625日,一切的殷殷企盼都隨著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的驟逝,而變成了泡影,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天CNN在播報這新聞 時,心裡不斷禱告著希望這只是一個誤報或是另外一種演唱會的宣傳方式,最後得到的只是只能進戲院去看《That is it》的演唱會紀實。

有時候,我會想,或許他在這世人又把目光專注地放在他的音樂事業的當下,最絢爛 奪目的時候,結束了他的一生,也是一件好事吧?即使空留歌迷們無限的遺憾,但至少世人踏進電影院去看他身前最後的演唱會紀實音樂電影的時候,心裡會有更多 說不出的感動,他的歌聲跟每一個動作,都在在地牽引著我們的心,他用最後的光芒證明了他不只是位歌手、舞者、演唱會規劃、電影工作者、創 作天才,他更是個了不起的偉大藝術家,麥克傑克森(Michael Jackson)是顆恆星,永遠在世人心中,獨一無二地永遠發光發亮著。


(本文同步刊載於大大雜誌6月號,感謝Sony Music提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