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書法文化屬性的重建

摘要:中國書法在失去了傳統文化向度之後,中國書法有沒有意義,答案是肯定的,書能的分化也好,轉向也好,書法形式、技術風格反映了當代書法家獨特的藝術、藝術理想、不斷轉型的審美情趣。我們也不能一成不變用傳統書法文化屬性,要求當代書法文化品質。同時也不能過于當代書法“去文化、去深度&rdq…

中國書法在失去了傳統文化向度之後,中國書法有沒有意義,答案是肯定的,書能的分化也好,轉向也好,書法形式、技術風格反映了當代書法家獨特的藝術、藝術理想、不斷轉型的審美情趣。我們也不能一成不變用傳統書法文化屬性,要求當代書法文化品質。同時也不能過于當代書法“去文化、去深度”的書寫趨勢。

我們所要求的當代書法家恢複傳統文化的書法屬性的呼聲,沒有斷過,但在如何恢複上從來沒有提出更具體可行的方法。有人說,大量學習傳統文化,恢複古人的傳統學養,就是恢複書法傳統文化屬性的根本。但從書法創作的角度上看,沒有能力進入古典書法准確地表達與書寫,書法的文化屬性就是空中樓閣。其實,真正有效地推進當代書法與古典書法的傳承關系,中介和橋梁應該還是作品形式與書寫技法。當代書法每向古典推進一步,最先獲得的直接就是對古典書法的外在形式引發起相關的文化氣質的,進而對傳統技法作了更爲細致的精准的解讀。書寫的技法看似與文化的屬性無關,但當代書法在接受傳統技法和傳統審美上,了技法中的表達細節,才有可能領表達後面的。

我們從傳統信劄、尺牍、冊頁的優雅、閑適引發當代書法小品流行。

從殘紙、簡牍外形中的殘破與漶漫的古舊感引發做舊的流行。

從墓志銘、碑刻的滄桑與冷峻引發碑學對此的。

每一種傳統經典形式的背後,都有經曆史沈澱之後的文化芳香。先鋒的書法家們比理論家更爲敏銳地覺察到了這種美,才能把它們一一還原到當代的書法創作中來。這些都是對傳統書法文化屬性有效的修複。當代書法家中,越能對傳統書法創作了解,越能從傳統中發現形式的文化意味。

在這裏我願爲當代優秀的書法家對形式的發現與努力,多講點話。古代書法家也好,當代書法家也好,他們一生都是尋找美,這是共同的。只是古代書法家,在尋美過程中,也用書法表達“真”與“善”。當代書法家更爲側重形式之美,他們天性是用審美的、認識和思考去發現美和創造美。但當代書法的文化屬性也由此從“真”(書寫的真摯)和“善”(人格的塑造)更爲專注地了“美”。

當代書法家們尋找古典美的外在形式,慢慢地誇張了形式的一面,一種脫離了內涵的形式開始大面積的泛濫起來,並不斷地與複制。我所擔心的是當代書法家對“美”的理解出現了重大偏差,認爲“美”可以不斷地從形式抽象中提取,了單純的色彩與款式變化之中,新奇與張揚視覺變化。大部分書法家對形式構成的強化成爲當代書法創作的唯一價值,而掏空了形式背後的審美價值,使創作變成觀念的遊戲和筆墨的遊戲。

盡量回歸傳統的文化屬性,當代的書法家與書論家都在努力,對古典形式體察之後,對古典書寫技術的關注應該比形式關注更爲切實。筆法意識成了書法家與理論家關注古典書寫技術的焦點。通過以筆法爲代表的書寫技讀古人,准確地解析古人傳統經典的筆法,是傳統的第一步。

應該說當代書法在書寫技術上,有了長足的進步。對古典書寫技術研究與培訓使得專業書法家的書寫控筆能力得到強化。當代書法技術和恢複與推進是一種集體的方式,每一種個體細節的發現都將在展覽與中彙集成一股技術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