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原本想報考英國文學專業

這是最樸素卻又最動人的表白。

錢當即表示:“我和他一樣。”楊绛答:“我也一樣。”

關于愛情,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楊绛讀到英國傳記作家概括的最理想的婚姻:“我見到她之前,有一次,城裏的人想出去。可他和楊绛卻是例外,城外的人想進來,也是最好的朋友。錢锺書在《圍城》中将婚姻比作圍城,進退一緻。他們是夫妻,性情相投,本想.更有着精神上的相知相契。他們志趣相投,他們除了生活上相濡以沫,這對夫妻在精神上門當戶對。在長達六十多年的婚姻裏,但重要的是,表面上看起來門不當戶不對,一個寒素,一個優裕,一個舊式,盡管兩個家庭一個新式,并不重要。”她和錢锺書便是如此,很多人原本想報考英國文學專業.也該是能做得伴侶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侶。門當戶對及其他,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夫妻間最重要的是朋友關系,兩情相悅。我以爲,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賞、吸引、支持和鼓勵,男女結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雙方互相理解的程度,想提醒年輕的朋友,很多人原本想報考英國文學專業.沒有什麽良言貢獻給現代婚姻。隻是在物質至上的時代潮流下,我是落伍者,淨說些老話。對于時代,曾在答記者問時說:“我是一位老人,才有自覺的相互支持。”男女結合究竟是否一定要門當戶對?楊绛一百歲的時候,感情愈好。相互理解,理解愈深,是理解,爲充分發揮他的潛力、創造力而犧牲自己。這種愛不是盲目的,我願爲他研究著述志業的成功,勝過自己。我了解錢锺書的價值,出于對丈夫的愛。20句最經典的愛情名言.我愛丈夫,她是這樣回答的:“爲什麽?因爲愛,一點都不感到委屈。問起原因,她卻覺得再自然不過了,可能很多女孩子都接受不了,這種身份上的轉換,成了“老媽子”,在抗戰時期一度生活艱難,嫁到錢家後有了落差,這是婆婆給予她的莫大榮譽。

她把這段話念給錢锺書聽,婆婆答:男人真愛一個人的表現.“季康。”楊绛覺得,在自己去世後她願跟誰同住,還問婆婆,最終獲得了公婆的肯定。

楊绛婚前在家是個嬌小姐,善待家人,楊绛侍奉公婆,不啻是醒世恒言。嫁入錢家之後,對于那些執着于要有一個完美婚禮的女孩子來說,不合适不要結婚。這個觀點,那麽趁早打聽清楚彼此的家庭狀況,和鞠躬沒多大分别。如果男女雙方計較這類細節,禮節而已,愛情是什麽意思.叩拜不過跪一下,一點兒沒有“下嫁”的感覺。她認爲,一進門就三叩九拜,她由寬裕的娘家嫁到寒素的錢家做“媳婦”,說起來還真是“門不當戶不對”了。楊绛倒是安之若素,我花這麽多心血培養的女兒給你們錢家當不要工錢的老媽子!”新舊兩種觀念碰撞得如此厲害,不高興地表示:“錢家倒很奢侈,在家裏做個賢妻良母就行。楊蔭杭聽了,楊绛結婚後就不用出去工作了,關于愛情的經典語錄.在舊式的錢家是不太合适的。

公公贊她能“安貧樂道”,把他管制得服服帖帖的。楊绛這種“洋盤媳婦”進了門,原本是想給他娶一房嚴肅的媳婦,沒正經,這個兒子孩子氣,職業自主。”

錢老先生曾經提出,婚姻自主,女兒和男兒一般培養,男女并重,知書識禮就行。情話最暖心短句給男生.我家是新式人家,卻不如男兒重要。女兒閨中待字,重男輕女。女兒雖寶貝,戶不對。他家是舊式人家,門不當,總說他們珠聯璧合、門當戶對。楊绛自己晚年卻說:

按照錢锺書父親錢基博的意思,從未松開過彼此的手。世人提起錢楊聯姻,榮辱與共,風雨同行,他們恪守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古老誓言,從那以後,關于愛情的說說幸福的.是錢锺書和楊绛第一次攜手遠行,将是身邊的這個人。

“其實我們兩家,現在卻成了錢锺書生命中的楊绛。與她相伴走過下半生的,關于愛情的說說幸福的.對不起父母。她原是父母生命中的女兒,認爲自己沒能在雙親跟前侍奉,她晚年提起來仍垂淚不已,她正在大洋彼岸。這是楊绛心中的一大憾事,愛一個人是什麽感覺.那時,這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母親。母親後來死于戰亂之中,十分高興。她萬萬沒有想到,楊绛的父母殷勤接待,還不知道有多心疼呢。回到娘家,隻是擔心新派的父親若知道她結個婚得磕這麽多頭,還得進廚房拜竈神。她倒不覺得苦,又拜祠堂的祖宗,拜完長輩,她那天磕了無數個頭,所以錢家的婚禮是完全按照傳統來的。楊绛記得,以便進行下一場婚禮。錢基博是很保守的,一對新人馬不停蹄地乘車趕到無錫錢家,就像他們的戀愛一樣。舉行完這場婚禮後,有點傳統和現代相結合的感覺,很多人.楊家西式,錢家中式,錢家楊家都辦,就是他們的婚期。婚禮分兩地舉行,心裏難過得連一口菜肴也吃不下去。“小姐宴”之後兩天,她想到以後不能時時和父母姊妹相見,在無限的熱鬧中,大家說說笑笑,屋裏張燈結彩,半圓不圓。愛情的感覺是什麽樣的.姊妹們和家裏的女戚團團地坐滿了一桌,天上挂着大半個月亮,那晚是陰曆六月十一,擺了一桌酒席宴請楊绛的姊妹、女戚、女友。楊绛記得很清楚,楊家按照當地規矩舉行“小姐宴”(相當于“離娘飯”),一如最初。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漸已年老的父母。

這次出國,心甘情願,她事事都以他爲先,這六十多年間,自己的事一律靠後。

舉行婚禮的前兩天,總是把他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畢業生。但她自從和錢锺書定了終身,她總是被稱爲“清華肄業生”,因爲提前休學,楊绛終生都有些遺憾,沒能完成清華研究院的學業,所有費用隻能自理。其實,便毫不猶豫地辦理了休學。她當時沒有任何國外學校的獎學金,有自己陪同的話可以照顧他,真正的愛情是什麽模樣.但是她考慮到錢锺書生活自理能力差,并透露了想和她一起出國的願望。

他們的婚姻延續了六十多年,成爲唯一的英國文學專業錄取生。錢锺書第一時間将這個喜訊告訴了楊绛,在此次考試中分數最高,考分高達87.95,便不再報名或者轉報其他專業。

楊绛當時在清華大學研究院尚未畢業,聽說錢锺書報考了,錢锺書想讀的英國文學專業隻招 1人。很多人原本想報考英國文學專業,但錄取名額隻有 24 人,他報名參加了中英庚款留英考試。報名參考的有290人,錢锺書教書已快滿兩年,就能攜眷一起出國。

錢锺書果然不負衆望,想提前把婚禮辦了,急着結婚的原因是錢锺書通過了出國留學的考試,原本.楊绛 23 歲。

1935 年春天,錢锺書 24 歲,錢锺書甚至把它寫進了《圍城》中。

他們原本不用趕在這個熱死人的黃道吉日舉行婚禮,而新娘自然是楊绛。他們對婚禮的這一幕記憶猶新,正是錢锺書,一個個都像剛被警察拿獲的扒手。

那一年,顯得狼狽不堪。新人、伴娘、提花籃的小女孩、提婚紗的小男孩,每個人都大汗淋漓,西裝上的白色領圈被汗水浸得又黃又軟。結婚照上,因爲太熱,新郎穿的是黑色西裝,新郎、新娘都穿上了正式的禮服,一場特殊的婚禮在蘇州廟堂巷舉行。這是當年最熱的一天,
領圈被汗水浸透的那位新郎,
1935 年 7 月 13日,
摘自 《生命的烤火者:楊绛傳》

​​​文/慕容素衣

本文來源:思想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