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admin 發表的所有文章

“一杯沧桑”显得分外警惕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本报记者舒均 见习记者张凡

  一男子在网上发布消息,称要送养一名3岁半的男孩。当有市民表示愿意收养后,发布消息者却称要15万元的“送养费”。两天后,“送养费”更涨成20万元。

  6月3日,广州“打拐”志愿者雷先生在一个“孤儿信息网”里,发现了这个可疑的送养信息。雷先生调查后确认,这名湖北人发布信息的真实意图是要贩卖一男童,遂通过《南方都市报》与本报取得联系。

  昨日,本报记者扮成买家前往襄樊与人贩子“交易”。襄樊警方及时出击,一举将贩卖儿童的谢某抓获,并解救出3岁多的男童平平(化名)。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谢某交待,贩卖的男童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有人网上开价15万卖男孩

  网名为仔仔的雷先生,是一位曾协助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打掉特大传销团伙的四川小伙。仔仔现为广州“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志愿者,常年关注和解救被拐儿童。借助互联网,他近年来已先后解救30多名儿童。

  6月9日晚,仔仔通过《南方都市报》记者李平,紧急与本报取得联系。他介绍:大约在5天前,他在网站上看到一个帖子,发帖者称湖北有个3岁半男孩要送出,收养者需要支付15万元“送养费”。

  “若是因自身的原因,无法养育孩子,送养人肯定不会提这么高的经济要求。”仔仔称,凭他数十次的“打拐”经验,他意识到此人很可能是一名人贩子。

  仔仔介绍,在网络聊天中,他假称为一名失去生育能力的广州妇女,向“一杯沧桑”询问孩子的情况。“一杯沧桑”称手上确有一个男孩,可要送养,必须要给15万元的送养费,若是同意,才能交谈。

  打拐志愿者“钓出”人贩子

  仔仔说在网上佯称,若孩子健康的话,费用方面没什么问题。“自己的丈夫会打电话,就男童的情况具体联系”。

  通过QQ聊天和通电话,仔仔一步步摸清了孩子的情况:被贩卖的男孩2005年12月出生,现在在湖北襄樊城区。“一杯沧桑”称,他是孩子的监护人。孩子的母亲是他的表姐,因为倒卖烟机配件被判刑10多年,可孩子的父亲两年前出车祸死了,他有家有口养不了,只能将孩子送人。

  为查实“一杯沧桑”手上是否真的有男孩,仔仔要求“一杯沧桑”提供男孩的照片。“一杯沧桑”居然通过QQ视频,让他看到这名男孩。“可能是我解救孩子心切,多次与‘一杯沧桑’联系后,6月9日,他竟向我提出要加价5万元。”仔仔称,“一杯沧桑”还说,他已经联系了好几个人,现在别人都能出价20万元。

  为防止意外,仔仔答应了对方加钱的要求,并表示已买了6月11日从广州飞往襄樊的机票,确定与人贩子下午5点见面“交易”。

  记者前往襄樊卧底解救男童

  9日晚,仔仔向记者介绍这些情况后,记者马上与襄樊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取得联系。警方高度重视,该支队迅速成立了以副支队长邵旭为组长的10人办案专班。

  经商议,行动方案确定为由本报记者冒充仔仔的买家身份,与人贩子“一杯沧桑”交易,警方趁机实施抓捕、解救。

  昨日一大早,记者以仔仔的身份前往襄樊。下午4时许,离约定在襄樊人民广场新富贵酒轩见面的时间,还有整整一小时,“一杯沧桑”就迫不及待地通过短信通知仔仔,他在酒店订下了包间,并已带着孩子在等候了。

  在短信中,“一杯沧桑”显得分外警惕,多次询问试探,“襄樊的天气怎么样?”“现在从机场出来的车开到哪儿了?”记者与远在广州的仔仔及时联系,一一化解。

  此前,记者与襄樊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见了面。该支队三大队负责人表示,警方现在尚无法确认“一杯沧桑”的作案手法和暴力抗法程度,记者面对的可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为作好应对,警方为记者“卧底”排练了各种状况下的应变方法,并派出一名民警扮成记者的亲友跟随。

  在警方预定的营救方案中,警方要求记者见到孩子时,要装成非常喜欢的样子,记者一旦带着孩子脱离险境,他们就迅速实施抓捕。

  警方出击一举擒获嫌疑人

  经周密部署,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与“一杯沧桑”如约见面。在酒店包间,记者看到一名30多岁、左手臂上有老虎纹身的男子,正在里面看电视,而在其左侧的一张椅子上,一名3岁多的男孩正站在椅子上,四处张望着。

  记者问该男子,是否就是“一杯沧桑”。他赶紧点了点头,并请记者迅速进包间。在包间里,“一杯沧桑”介绍起自己和孩子的情况:“一杯沧桑”拿出身份证和户口簿等资料说,自己姓谢,孩子现在也随他姓谢。自己原在襄樊铁路部门工作,因单位不景气辞职了。现在,他实在是没办法帮表姐养孩子,才想到要20万元将孩子送个好人家。

  既然是找好人家送孩子,为何说好的15万元变成了20万元?谢某称,这是双方自愿的事情,若不行,他就不送养孩子。

  在与谢某聊着时,记者按照行动方案,表现出很喜欢孩子的样子,要求抱抱孩子。谢某也叫着说:“平平,快让叔叔抱抱”。记者马上上前,一把抱过孩子,并抱着孩子在包间中转圈。当脱离谢某的控制范围内时,记者迅速向守候在附近的民警发出信号,几名民警冲进包间,迅速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谢某控制,带回到刑警支队审查。

  嫌疑人称被卖儿童是自己亲生子

  昨晚,襄樊市刑警支队讯问室,谢某的情绪刚开始显得有些激动。

  现年35岁、高中文化程度的谢某称,他其实只是想找个好的人家,替表姐将孩子“送”出去。可随着审查的深入,谢某又交待,他打算送出去的那个孩子,其实是他亲生儿子。

  谢某称,这个3岁半的男孩是前妻所生。他与现任妻子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因他现在没有固定职业,妻子也没有工作,加上他炒股亏了钱,外面还有5万元的欠债,他才有了将儿子卖掉的念头。

  谢某称,孩子的母亲也会经常看孩子,一般都是通过电话与其联系。可警方询问其前妻电话时,他又称没有。

  警方讯问中还了解到,谢某曾因流氓罪被判过刑,并曾因故意伤害罪等被警方多次处理。

  在讯问室里,记者留意到,孩子一直坐在谢某的怀里,并且将头贴在其身上,谢某不停地用手拍着孩子,显得似乎很“疼爱”。民警拿着一块巧克力,准备将小孩拉到身边。可小孩子看了看,又摇了摇头,继续将头贴在谢某的身上。

  经调查,警方初步确认那名男童确为谢某亲生子。但警方表示,贩卖亲生子同样涉嫌犯罪,他们将就此案作进一步调查。

  链接

  贩卖亲生子同样涉嫌犯罪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雄介绍,谢的行为明显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该罪名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

  王万雄说,人不是商品,不能买卖,如果把他人当成商品估价出卖,使他人丧失了做人的尊严,侵犯了他人的人格、名誉权和人身自由权,即使是自己的亲生子女也不例外。我国刑法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女孩名叫熊某某

握住民警的手,女孩好感动

  本报讯(周强记者陈章采)一个年轻女孩从浙江返回泸州,却被不良客车司机载到内江。在从内江转送回泸州途中,女孩不堪驾驶员骚扰愤然下车,独自在高速公路上行走。前日下午,隆纳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接到女孩求助电话后,立即出动警车沿线寻找,终于及时将女孩送回家中。

  21日16时,隆纳大队值班室接到一年轻女子的求助电话。女孩在电话中大声哭诉:“我乘坐的客车未将我送往客运站却将我半路甩到高速公路上,我现在找不到路了,在高速公路上不知往哪里走,马上快天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请你们救救我。”值班民警李鸿伟、余浩在问明女孩所处的大体地段后,请她迅速转移到右侧护栏的安全地带等待救援。16时30分,民警驱车在厦蓉高速隆纳段1964KM处找到了女孩。疲惫不堪的女孩在看到救助民警后大声痛哭,哭着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女孩名叫熊某某,今年才19岁,家住泸州市江阳区石寨乡。小熊2月20日从浙江乘坐一辆由浙江驶往内江的大客车回家。上车之前客车驾驶员许诺在到达内江后派车将其送回泸州。21日抵达内江后,客车驾驶员安排一辆面包车将她送回泸州。然而,面包车驾驶员在途中不断用语言对小熊进行骚扰,小熊不堪忍受愤然要求下车。下车后,小熊拨打了110求援。在联系上小熊的家属后,民警将她安全送回家中。

傢住涼州區的楊某平時與妻子感情不合

  本報訊 1月30日9時許,蘭州鐵路公安侷武威公安處武威車站派出所值勤民警,根据武威市涼州區公安侷協查通報,在武威火車站將緻兩死兩傷的特大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楊某成功抓獲。

  原來,傢住涼州區的楊某平時與妻子感情不合,僟天前兩人吵架,妻子負氣跑回了娘傢。1月29日,楊某到岳父母傢叫妻子回傢,遭到妻子娘傢人阻撓,一時言語不合、爭執起來。楊某惱羞成怒,掏出隨身攜帶的一把匕首,將岳父、妻弟捅死,岳母、妻子剌成重傷後逃跑。涼州區公安侷接到報案後立即成立專案組展開案件偵破工作。經過排查最後鎖定涼州區的楊某有重大犯罪嫌疑。此時楊某已不知去向。警方立即派出大批警力在所有從武威通往外地的路口設卡堵截,並向鐵路公安部門發出協查通報。次日9時許,楊某在武威火車站購買了噹日1067次車票慾往新彊潛逃時,被在售票室佈控的武威車站派出所民警噹場抓獲,民警從其身上搜出匕首一把。經審訊,犯罪嫌疑人楊某對其緻兩死兩傷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至此,武威“1・29”特大殺人案成功告破。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