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時候,我都會想到你


「如果要讓我活,讓我有希望的活;我從不怕愛錯,就怕沒愛過。
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榮,記得找我,我的好朋友。」

連續幾天都沒好好睡覺,公司接了個不小的案子,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趕,製作部門那邊大夥也都熬夜撐著,為了專案而犧牲睡眠,似乎是我工作的必須,常有的例子,我用盡全力在負這責任。

哥哥忙碌工作告一段落,我跟他因為大大小小的事情,兩人在鬧脾氣,我低頭去問他到底怎麼了?他卻覺得沒什麼好多說的,一言不合我就斷了線,反正如果誰真的在乎誰,自然會想去澄清些不應該存在的誤會,而不會說,誰一開始就認定了些什麼,那又何必解釋些什麼?斷了線很不負責任,不解釋也很不負責任。

唉,這是什麼怪天氣?怎麼大家都心思那麼地複雜?

在惱怒的情況下,我就看看自己的部落格,然後我就看到了一個老朋友的留言。

————————————————–

姓名: 德拉

留言:
 好久不見
如果在妳記憶之中我們不復存在 我能理解
每每看妳的文章 我都想了很多
其實我們大家都沒變
只是大家都不想長大 也害怕長大
牛賢還是活在19
酷隆始終在讀大學
而我今年要從研究所畢業了

什麼都不一樣了 但一切卻看起來仍是一個樣
只是想說 我們沒忘記過妳 生命中的刻痕是抹不去的
為妳加油 妳要好好過日子

再多寫一些好文章  也替咱們加油

不起眼的我們也正努力求生存 只是有點累了

——————————————————-

幾年前,我談了一場很失敗的戀愛,而且當時家裡出了點事情,於是我決定徹底離開那個讓我痛不欲生的環境,我選擇一切重新開始,我跑去準備轉學考。補習的那段時候,我認識的一群男孩子。他們幾個是高中好朋友七兄弟,做什麼事情都要在一起,一票人總站在教室門口抽著煙,眼睛飄來飄去地看著女生、討論著女生,上課傳紙條,晚自習翹課去打球,一起遲到被罰站,然後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熬過了補習那個寒冷的冬天。

那時候,他們也帶著我一起作了這些那些。

牛賢是我那時候很喜歡的一個天蠍座的男孩子,雖然我現在也想不起來為什麼當初我會喜歡他這樣悶炮的男生,畢竟這傢伙還真的是傻得可以!他個性古怪,永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對我是真喜歡,什麼時候是不喜歡?我還記得那時候最讓我氣憤難耐的,後來他在我表明心意之後,跟了個我最討厭的雙面人女孩交往,他交了女朋友之後,一切就變了。他什麼都相信他女朋友說的,漸漸地,我跟牛賢就變成了在沙漠上的兩條臨時河,不如旅人預期匯合在一起,反而是在太陽出來後,一切就蒸發掉了。分開之後的這幾年之間,我曾經想過,要是我再遇到他,他會不會是我考慮的對象,嗯~~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酷隆有張很帥的臉,他連續兩任的女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雖然第一個後來被我給封殺了,而後來那一任他也分手了,但是其實我跟酷隆的感情,好像也沒真的因為他跟我的好友合或分,而合或分。我總覺得酷隆跟我有某部分的性格是一樣的,看他談戀愛,有時候就像自己在談戀愛的樣子。有時候氣他怎麼可以這麼濫情?有時候又心疼他怎麼這麼笨?我跟酷隆的相處大部份就在他推推我,我推推他,他嫌我胖、說我不正,我嫌他矮、說他不帥之中度過了。

而德拉,是這群男孩子裡面,我最親愛的好朋友,對我來說,他幾乎是有個跟天一樣廣的肩膀。他會在我氣牛賢笨得跟頭豬、永遠都看不到我的心意的時候,撫平我的氣憤難耐;他會在我因為牛賢那個壞女友亂說話,害我被牛賢痛罵時,帶我翹課去打球,帶我去河濱公園看星星。他會在我上課想睡覺的時候,我傳紙條,讓我塗鴉振作精神。他會在我不想講話,一個人靜靜掉眼淚的時候,就這麼樣安靜地在我的身旁,一句話也不多說,只是陪著我。

那時候,我們雖都為了拼轉學考而被困在補習班的籠牢,但是我很快樂,我每天都希望趕快到補習班去,除了唸書打拼,還期待著每天他們可能帶給我的驚喜。到了後來各自上了理想的學校,我們分道揚鑣,我曾信誓旦旦地不要對他們遠了彼此的心,但是距離還是造成了我們最大的問題。

說真的,每次到一個新的環境,我就會很快地融入,並且努力地拓展我的新友誼,我曾經仔細反省過自己這樣的性兒,我也不覺得自己對或者不對,而是我每一次的新生活,就像是一種重生,我需要更多新的元素讓我豐富。

我總是不停歇地繼續大步向前行,雖然我還是會不斷地回頭看看那些過去伴著我的誰,但是我卻早已沒了多餘的時間跟精力回頭複習,我沒有回頭複習,不代表我就這樣忘記了。

德拉跟酷隆他們就是我生命裡面這樣的例子,我少了聯絡,但是不代表我就把他們給忘記了,我還是有好多好多的時候,我會把那些過去跟他們相處的片段,他們還在我身邊的那些記憶拿出來,細細回想。

我必須承認,我終究還是很愛他們這群朋友的,那就像是德拉說的「生命的刻痕」,德拉對我的疼愛,酷隆跟我的哥兒們情節,甚至是當時我喜歡牛賢的椎心刺骨,我都沒有忘記過。只是,我真的少了那些所謂的時間,可以好好地在跟他們聚首。

我多麼期待那麼一個午後,可以拉著他們一起喝杯咖啡,聊聊我們彼此可能已經好遙遠的不同生活,我是多麼期盼有那麼一個晚上,我們可以再像過去一樣騎著車,到好遠好遠的哪個山頭,看看星星,曬曬月光,回想那段我們彼此陪伴的難耐補習生活。

每次我經過那個我們常常一起翹課溜去打球的廣場,我總會企盼有可能看到哪個熟悉的背影,不管是誰,那個曾經在我身邊陪伴著我的誰。

德拉說,大家都沒有變,只是不想長大而已。
我努力地思考我自己,我,似乎也不想長大。

只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努力地生活,我努力地工作,我努力地過每一天,我再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我長大了,我知道。對於 上帝的安排,那些道道在生命裡面的傷痛與難過,我再也不會感到抗拒,我再也不去拒絕,我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要給那些其他人看我不一樣了的證明。那麼多的時候,我也感覺到疲憊,我也多麼希望自己能停下腳步來多看看那些誰,但是我卻不行。不是我不願意駐足停留,而是我沒有再多的時間可以讓我這麼做。我不得不長大,真的,我必須長大。

人的一輩子有多長,我沒打算想,也不敢去想。但是我知道,這些年的生命,我沒有白白浪費過,我沒有一直停留在哪個原點上。

我沒有等待,不代表我忘記了。
那些我們共有過的革命情感,我深深記得。

過了這麼久的以後,我不在你們的身邊,但是我沒有忘記過要問一句:「你,都好嗎?」相較於我總是讓你們煩惱,我很感謝你們從來就沒讓我擔心過。

現在的我很好,在我完成自己夢想的路上,做我喜歡的工作,跟我喜歡的伙伴們,遇見了個很好的對象,有段穩定的感情,爸爸媽媽也很平安健康,我的身體也恢復得很好。

我知道的,你或你們,也都會好好的。

CHANGE

每次媒體公佈各縣市滿意度調查時,我就會懷疑有些球場是否不屬於該縣市?或者被調查的民眾恰巧都不曾去現場看過球?亦或是大部份球迷都實在太善良了?

上半季的某一天,突然看到媒體報導某球場的女廁「終於」加裝百葉窗,第一時間我覺得好笑,但接下來我覺得球迷真的好可憐,否則這種早八百年前就該默默去改善的事情,居然會被當作「德政」讓媒體報導?上半季期間一直有一個衝動,就是想當面請第一夫人(總統、行政院長也啦),只要到球場看球,務必去上一下廁所,而且就去一般球迷使用的,最好來個全國球場「上透透」,然後看球賽時,再指著故障的大螢幕多皺幾次眉頭,或指著沒有大螢幕的外野,露出不解的神情,如此一來,別說百葉窗,搞不好下次連免治馬桶都有了!

說起來既卑微又無奈,但我們所處的環境,想要有所改變,想要CHANGE,似乎就只能用這一招?台灣職棒與很多事情都一樣,許多的改變都是「被動式」的,通常都是到不得不改的時候,才開始改變或被(迫)改變。

這幾年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台灣(人)其實並沒有虧待台灣的棒球(人)!論政府的預算、論工作機會等,其他體育項目都只能望其項背,不是嗎?我其實不知道主事者與棒球人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我看到今年球迷又再一次的給職棒機會,無論是現場的票房或收視率,坦白講,我覺得球迷真的夠寬容、夠偉大、也夠執著,不過,球迷一次次的給職棒機會(CHANCE),是希望台灣的國球能改變(CHANGE)、能變得更好,而且是懷著感恩的心情主動來改變。

就像日劇CHANGE中,飾演總理的木村拓哉所說的:(大意是)如果應該改正的小事都無法改變,那重大的缺失又如何改善呢?或許,台灣職棒的改革之路,就要從看台上的廁所開始

 

PS.記得曾經到拉斯維加斯的3A球場(51區隊)去看球,其實那是一座蠻陽春的小球場,但陽春不代表髒亂,就連廁所都乾乾淨淨的,乾淨到我當下很想拍個照片,只可惜怕被當成變態而作罷。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經費多寡的問題,而是後續、延續的問題,別說是大螢幕了,如果你家有一台故障難以修復的CRT電視機,就算你不買台新的,也早就把壞的扔掉吧?所以,很多事情不單是錢的問題,大部份都是心的問題!

 

他不是妳的王子


嘿,我知道妳很勇敢。

在我眼裡,獅子座的女人一直都是大無畏精神的頭號代表。
妳一直都很自豪自己是獅子座的,我也很感謝老天爺,
讓我擁有上昇獅子來操控我優柔寡斷的雙魚座個性。

記不記得我總是在妳面前驕傲:我可是看起來很獅子座的!

妳好勇敢的,不是嗎?

不管發生任何事,妳總是把自己惊起來,不在別人面前放任妳的情緒。
但我很高興,我不是那個「別人」。

第一次妳在我面前掉眼淚,是因為我為了我男人對我冷漠放聲大哭,
那時候,妳安慰不了我,跟著我一起哭。

後來還有好多好多次,妳總是可以在我的面前熱淚盈眶,
那時候,妳的眼淚很少是為了所謂愛情。

妳在我死腦筋不肯對愛放手的時候,大發脾氣,
那時候,我總覺得妳不會因愛這回事受傷。

我們還在學校的時候,妳喜歡上那愛跳舞的學長的那段往事,卻讓我看到妳對愛的憧憬,
那時候,我以為妳一定會好好地保護自己的。

一直到我們都突然離開了家的保護……

愛情在我的世界裡,已不再是最重要的東西,
愛情的這條路,我無所謂要不要走。

愛情在妳的國度裡,已變成是不可缺的信仰,
愛情的這條路,我看妳走的好辛苦。

妳是很愛面子的,我知道那男人在妳心裡早有了無法衡量的份量。
只是妳嘴巴上總是說著些可以讓妳的付出變得不那麼重的話語。

看過《小王子》吧?

在那遙遠的星球上,小王子有株獨一無二的驕傲玫瑰。

小王子為她澆水,把她罩在玻璃罩裡面,用屏風把她遮住;替她除掉毛毛蟲;當她抱怨或吹噓時,甚至是默默無語,小王子都在一旁傾聽;小王子甚至對地球上千萬朵的玫瑰說,他可以為他的玫瑰死。

而玫瑰給小王子的回應是什麼?

雖然她深深愛著小王子,但她卻總是用無理任性的要求來取得小王子的注意,小王子的那朵玫瑰總是不斷地折磨著他。

小王子後來認識了狐狸,狐狸要小王子馴服她。

狐狸變得乖巧聽話,當後來她意識到她不能沒有小王子的時候,她要小王子對她負責,小王子不是不愛狐狸,但小王子卻對狐狸說,這一切都是狐狸的錯,因為是狐狸要他訓練她聽話的。

這場愛情裡,妳扮演的是獨一無二的玫瑰,還是被馴服的狐狸?

想破頭也沒個答案,對嗎?

這一刻,妳恨我好了。

我很捨不得對妳殘忍,但我還是得告訴妳,
他不是妳的王子。

小王子沒辦法一生守候著玫瑰,
但他終究是愛著玫瑰的。

小王子沒辦法對狐狸負起責任,
但他終究是愛著狐狸的。

那他呢?
他愛妳嗎?
如果他從來不對妳說愛,
那他憑什麼那樣揮霍妳對他的付出?

即便妳不把那當作付出。

最令人不堪的不是對方要妳上天堂或下地獄,
怕的他連條路都不給妳,哪怕就算那是條不歸路。

Anankin說過:「在愛情世界裡沉淪的人都是笨蛋;
誰都不想當笨蛋,但誰都是笨蛋。」

我承認要逼自己咬著牙放掉一段感情,好難!
但如果有一天是他來趕妳走,那會更痛!

唉,但固執如妳。
或說我們這一掛裡面有誰是會聽勸的呢?

我不會逼妳離開他,反正受點傷,人才會長大。
就算我很想把這麼看不開的妳給捏死,
但我的肩膀始終都會借妳的。

不過,請妳務必答應我
他絕對不會是妳趕赴下一場戀愛的包袱。

Fortune favours the brave.
加油吧!我最勇敢的獅子座女人。

原來,微笑也是一種殘忍



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於是我開始在檢討自己「不擅於拒絕人」這該死個性,到底是跟誰學的?我想起了幾年前跟哥哥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日子。

那段時間,跟哥哥一起生活的好處是,不管做任何事,永遠都會有個伴,當時的我們也似乎是很習慣對方的存在,互相依賴自然在所難免。那時候老哥還沒出社會,還在當兵,他的個性也還不像現在這麼精明能幹,他總是表現得很迷糊健忘,每次他回部隊,都是我幫他打理行李。曾有一個禮拜,他要回去時,我還在賴床,哥不得已就自己整理行囊,誰知道當我再睜開眼時,是接到他從部隊裡面打來的電話,他眼鏡忘了帶,內衣忘了帶,食鹽水忘了帶,還有……,總之,那時候,我又幫他重新整理了幾乎快要一箱的生活用品,然後寄去部隊給他。

我那時候一直覺得哥哥很好命,以前他跟他男友住的時候,對方總會把他照顧得好好的,舉凡大小事都是對方幫他做好,老哥在家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洗衣服而已。我們住在一起的時候,家裡早就有洗脫烘三合一的洗衣機,這照顧他的重責大任,不但落在我身上,而且老哥連洗衣服晾衣服燙衣服都免了。

當時,我每次跟哥抱怨這件事,他就會故意嘲弄我:『是啊,當妳男朋友還真幸福喔!』故意大聲加強男朋友三個字。

「你認真的嗎?如果你真是我男朋友,那現在應該是你在洗我的衣服吧?」

有誰不知道過去這幾年,我對情人向來是非常不好?姐妹她們老是會揶揄以前還在學校的我追學長的熱切,總拿在學校那時候我的盲目追求出來糗我,天曉得那段愛到gay的錯誤戀情跟我現在談戀愛的態度相比,真可算是世界奇觀!

那陣子的某天,我獨自到天母去看阿姨,哥哥大老遠騎著小金旺去接我,回程的路上,他開始解析自己為什麼會對情人、對朋友這麼的依賴。

『我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依賴妳、這麼依賴朋友,還有每次談戀愛都那麼依賴情人了……

「依賴人也沒什麼不好,我獨立慣了,看在你眼裡,有時候還不是很捨不得?你對大家的依賴,我想大家也不會怎樣吧,我只是愛抱怨罷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少了你也不成的啊!」

『我總覺得是因為從小就少了父母親的愛,家庭的溫暖那個部分,我是匱乏的,所以長大之後,我的生活重心變成你們,我自然就會很依賴你們幾個朋友。』

我相當認同哥的說法,但一時之間我也給不了他太過溫暖的回應,我坐在小金旺的後座,我緊緊地環抱住他的腰,把頭靠在他的背上聽著他的心跳,我多希望我能夠再多說些什麼安慰他,但是我說不出口,因為關於家庭、關於父母親的愛那一部分,我也是匱乏的。哥大概也感應出我的心情,不想讓我心情變得太過灰色,於是又開始他搞笑的個性。

『不過想想啊,妳讓我依賴,也蠻辛苦的齁?老是要幫我擦屁股……』哥在紅燈的時候,回頭對我眨了眨眼。

我知道哥提的是關於他感情的這一檔事兒,「齁~~你現在才知道啊,哥,我真的很不喜歡幫你擦屁股。」

這裡說的擦屁股可不是像媽媽替小嬰兒換尿片,不過意識上的擦屁股其實也是大同小異,情況一樣窘,跟當壞人也沒什麼兩樣。小北鼻便便弄髒屁屁,會開始哭鬧,媽咪為了讓小嬰兒快點感到舒服,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替小北鼻換尿片,速度快就容易讓動作粗魯,小北鼻勢必會感到極不舒服,覺得媽媽是個壞人,便哭得更大聲。但是便便沾在小北鼻的屁屁上,對媽媽來說,是真的很麻煩的,臭就算了,還有點噁心,不快快擦掉的話,還會讓小北鼻得尿布疹,到時候更癢更難受,小北鼻就更難帶了。

提到替老哥擦屁股這件事情,我就真的要抱怨了。

說真的,老哥的電眼跟迷人之處,早在我剛剛認識他的那五百年前,我就領教過了。而在他身邊的這幾年,我也真的看過太多太多喜歡他的人,為他傷心難過。每次當他這些粉絲表現得太過瘋狂,讓老哥覺得情況棘手,他就要招架不住的時候,他便會搬出我來當擋箭牌。

當對方是女性的時候,很簡單,就推說我是他女朋友就好了,我也會習慣性地就對來者表明我的立場跟態度,讓對方知難而退;而當對方是男性的時候,我是很少插手管的,畢竟,我再怎麼演,也不會是個gay啊!往往都是因為哥的不面對,導致對方失去理智而做出的某些行為,影響到我們的生活,才會逼得我為他挺身而出,替他擦屁股。

這是哥哥的壞習慣,對於那些對他有意思、在他身邊徘徊的對象,他總是不那麼果決地拒絕,而且不管他自己身邊是否有交往穩定的對象,他都一樣笑臉迎人,友善對待,因為他說他不想少個朋友。曾經,我對這點是相當不能認同,因為我的戀愛態度一向是清楚明白的,當今天我覺得我跟這個人不可能的時候,我是一點點機會也不會給人家的,我指的機會,不單單是『會不會在一起』的可能,我連給對方『追求我的機會』都不會給。畢竟大家有緣就當朋友,如果因為我這樣的態度,對方連朋友都不跟我當了,我也無所謂,個性想法這麼不契合,各過各的生活也不一定是不好。

再而且,跟我交往的對象追求我的行為,絕對不可以讓我身邊的朋友感到不舒服、不自在。我相信有些人會因為喜歡上一個人,而失去他原本該有的理智跟禮貌,導致脫軌演出,我總不斷地告誡自己,今天就算我再喜歡一個男人,在他的面前、他的朋友面前,我還是要維持一點點自己最後的尊嚴跟形象。人是健忘的,我不希望日後大家鬧得不開心分手時,對方記得的都是我今天的醜態,而忘了我當初付出多少,以及我這個人到底是好是壞。

我們身邊朋友不會有人否認說,老哥是溫柔殺手。他對誰都溫柔,講話永遠都輕聲細語,對所有靠近他的靈魂態度都很好很好,所以也無怪乎那些喜歡他的人都會喜歡 他很久很久。但說真的,當我們單方面的喜歡一個人很久,有誰可以做到不希望對方給自己一個肯定的回應呢?有誰可以真的不要求個什麼鬼名份,一直甘願地待在 對方身邊付出?有誰可以就單純地因為自己深愛著對方,就無怨無悔地永遠都真心地祝福著對方跟他的戀人在一起?又有誰可以很理智地追求對方,不過分不超過, 不造成對方的困擾?

有誰可以?我不知道,也不相信。

就連我自己都承認了,我有段時間談戀愛態度會那麼冷淡,搞不好都只是因為我還沒再遇到那個觸動我心弦的男人罷了。

問題來了,一起生活的那陣子,老哥部隊放假,在家裡發生了一件讓我感到極度不舒服的事情。我很少對老哥身邊的鶯鶯燕燕、紅男綠男感到一絲絲的不高興,那些愛 慕哥哥的男人們,即便再不討我的喜歡,我還是會相當客套地表現出友善,畢竟大多數喜歡他的人,都會很努力地討好他妹妹我,他們總希望我可以在哥哥面前替他 們美言幾句,『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道理,我不是不懂。

某天,我跟哥哥因為前一晚,在研究我們常吃的安眠藥到底多有效,天亮之後,兩人都還在睡夢中。我依稀記得我當時夢著我的賈斯汀有多帥,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一陣又急又響的敲門聲,我心裡面還在想是哪個帶種的,斗膽在這個時候叨擾賈斯汀跟我?

賈斯汀的臉開始變得模糊,我有點清醒,卻發現猛烈的敲門聲仍舊持續著,我起身對著房間門口大喊。

「哥~~去開門啦!」我翻身想繼續我跟賈斯汀的約會。

我聽見哥離開房間的開門聲,以及走向家門口的沉重腳步聲,但是我沒有聽見他的開門聲跟招呼聲,不到幾秒鐘,他走進我的房間。

『男的,應該是找妳的!』他話說完,鑽到我的棉被裡,呼呼大睡。

這時候,我清醒得很多很多,一是我對老哥的行為很不滿,很想踹他下床,怎麼可以睡我的床?再者,男的?找我的?會是誰啊?

在 我印象裡面,即便是像我某任前男友那麼不識相的傢伙,他似乎也只敢在我家樓下淋著大雨等我,我倒是沒聽說過誰會翻牆上樓來敲門的;又再者,搬新家之後,好 像也沒幾個朋友知道我的新窩在哪啊?這幾年我談戀愛,態度老是這麼不好,因此我總會觀察對方很久,確定這男人的個性跟腦筋都沒問題之後,我才會帶對方到我 家裡來,有鑑於社會新聞常報導情侶失和,女方被潑硫酸的事件屢見不鮮,這方面我倒是都很小心。

我愈想愈清醒,那用力的敲門聲也始終沒停過,我終於是耐不住性子,認命地離開我的床鋪,披上外套,準備去開門,離開房間的那一刻,我還回頭看了看躺在我床上的哥哥,他還是一副老神在在地繼續做他的春夢。

透過門上的魚眼,我只看到了門外那個人的背影,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個男的。但,他是誰啊?我還是不知道。於是我反射性動作地先扣好鐵門上的鎖鏈,想就只開 一點點的門縫,讓他有機會跟我做上一點點的交流;我心裡還想,就開這麼一點點門,要是他真的是來潑硫酸的,我還有機會把門關上。

結果,就在我把門打開的那一剎那,門外激動的訪客終於回頭。

『妳哥呢?』我有點意外門外的這傢伙不是來找我的。

Oscar?你怎麼來了?找他是可以,但現在也太早了吧?先生!!」我用力地開了我家的門。在確定門外這人我認識,也確定他的激動不是針對我之後,我的火氣明顯就起來了,我擺明了就他媽的不爽。

Oscar是一個喜歡我哥將近三年的男孩子,他喜歡哥哥的程度,真可說到幾近瘋狂,明知哥哥身邊還有個交往穩定的戀人,但只因為他希望老哥過得好又快樂,所以他總在哥哥身邊默默地付出,不吭半句不甘願。而且他不住在台北,但是只要他有時間,哥哥剛好也有空,他就會驅車北上來看我哥。

Oscar是個好人,我知道。我一直都認為,有些人個性的好或壞,可以從他無意的小動作,就觀察出來。他是喜歡我哥的,他也聰明地知道哥目前還是處於 「名草有主」的狀態,所以他並沒有瞎到在長時間追求哥哥之後,要求老哥給他一個所謂名份。

我真的相信Oscar是個好人,也相信他的個性本質上是好的,畢竟他喜歡哥哥這麼多年,他從來就沒又哭又鬧地要老哥跟他戀人分手,然後跟他在一起。他也沒有因為太喜歡哥哥,而做出太過失常的事情,比如說電話騷擾他、跟蹤他之類的。而重要的是,從老哥這邊或者Oscar那邊,我知道Oscar因為從自己家庭或個人的壓力,需要長期服用藥物來控制情緒,但是Oscar很樂觀,他並沒有因此憤世嫉俗,他積極地生活、工作,因此顯得很討人喜歡,也讓人放心。

對於哥哥身邊那些曖昧對象,我通常都是一副不關我事兒的樣子,畢竟就算老哥覺得那些人是蒼蠅,那也是他自己犯賤招惹來的,所以我很少主動跟他的曖昧對象打交道。但是我對Oscar並不會這樣,我把他當成朋友看的,畢竟跟他交朋友,他的個性還挺好的,也不會讓我感到不舒服。

當然,回過神,哥有點驚訝一大早來敲門的人,竟然是來找他的,而且還是Oscar

我後來才知道,會讓Oscar天才剛亮就北上來找我哥的原因是,原來前一天晚上,Oscar傳了個短訊給他,訊息是這樣寫的:

《今天我在路上遇到一個小朋友,他告訴我的話語,讓我想通一些事情。就是這樣簡單。》

說真的,在我這麼感性的個性看來,我會覺得Oscar的短訊應該是在對自己這幾年對哥哥的付出,做一個結論:對,我喜歡你,我不求什麼,而我們的關係,就是這樣簡單。

這根本就無需要老哥做任何的回應回話。

偏偏,Oscar傳短訊來的那個晚上,我跟哥都已經累壞了,兩個人早就刷牙盥洗完畢要睡了。我還記得我進房門前好奇地問他誰傳短訊來?他還說,是Oscar傳了個腦筋急轉彎來!也倏地進了她的房間。

由此可知,一是老哥真的累壞了,二是他根本就沒用心去瞭解Oscar傳來的這短訊的真正涵義。

重點是,就算是腦筋急轉彎,也不會花個五塊錢回傳什麼鬼答案給他吧?沒腦筋的哥哥回傳了個該死又要命的答案,老哥傳說:

《去死》

依我了解哥哥的個性,他會回傳這樣的短訊,其實是在誤會Oscar傳腦筋急轉彎給他之後,他覺得無聊或好笑,哈哈哈地回說,去死啦!

但是他真的少了幾個字,他少了一個「啦」字,跟三個「哈哈哈」,導致的結果就是讓Oscar難過得要命,並且一大早就來叫醒我們,要我哥給他一個解釋。

我姑且不評論哥哥處理這些曖昧關係的曖昧態度,但是他絕對不是個壞心眼的人,他對誰都好,對誰都客氣,即便是被大家討厭到極點的人,他都會努力地找出這個人的一點點優點,來跟他交朋友。他又怎麼會要Oscar「去死」?

Oscar不請自來的那天,我跟老哥有很多事情要做,雖然Oscar還硬賴坐在我家,但是我還是自顧自地在梳妝打扮,而老哥則是在哄Oscar。到後來,他無計可施,就任Oscar逕自坐在我們家裡的地板上發楞。

Oscar看到我在化妝,他終於是忍不住地問我說,『你們是不是要出門?』

我點頭,他再問,『那你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我搖頭,還是不說話。哥哥也知道氣氛僵,明明是他自己搞的麻煩,怎麼會是我在臉臭?所以他告訴Oscar,我們這天的行程真的很滿,不但要陪奶奶吃飯,還要送他妹妹我去看醫生,然後我還要去好幾個地方談事情。

任誰也沒想到Oscar竟給我提出無理的要求,『那我待在家裡等你們回來。』

Oscar沒等我的回話,就攤在我們的客廳沙發上,我瞪老哥,我不可能把家裡鑰匙給個外人,我不習慣家裡有個外人亂躺。我們中午要回北投跟奶奶吃飯,現在都已經幾點了,我們還在家裡?要她老人家等我們,也不太好意思吧?

哥了解我眼神裡面的殺氣,但是他還是以他慣有的微笑對待Oscar。很好,他的微笑處理不了我們現在尷尬的情況。

我生氣了,我把對我老哥的脾氣轉發到Oscar身上:「你也喜歡我哥這麼多年了,難道你到現在都還不了解他嗎?」Oscar有點被我嚇到,我咄咄逼人地繼續說:「他傳那樣的短訊給你,依你了解他的程度,你覺得他會真的要你去死嗎?」

Oscar眼睛濕濕的,『我就是不知道他的用意,所以我才會要他給我一個答案。』

「那你可以在他傳短訊給你的時候,第一時間就回撥電話問他,你他媽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有必要這麼激動得一大早就驅車北上?」

『我想要看著他的臉,當面知道他的想法!』

「靠,那你現在知道了嗎?」我指著依舊微笑的老哥,「你真的知道他在想什麼了嗎?你真的覺得你這樣喜歡他有用嗎?」我想我是因為睡眠不足,導致怒火燒壞了我的溫和,「你不會不知道他現在有男朋友吧?你這麼喜歡他有用嗎?到底!」

『但是他總是對我微笑啊,他總是笑笑的……

「然 後呢?你不能因為他的微笑,他對你的友善,你就把這一切解讀成你心裡面自己所希望的,你真的覺得他把你列入考慮對象嗎?你真的覺得,你可以是他感情裡面的 選擇嗎?你覺得你改變得了什麼嗎?我哥他是喜歡你的,但是那是朋友的喜歡,你不會感覺不到的,你為什麼要騙你自己?」

我 把襯衫的扣子扣上,「更何況,你喜歡他幾年了?如果他這幾年的態度都一樣,難道你還傻著認為,你只要等得更久,他就會是你的?你會不會太死心眼了一點?你 心裡也清楚明白知道他跟你不可能,這幾年,你有再去多花時間認識其他的對象嗎?沒有,你沒有!你整顆心都在他身上,然後你現在來跟他要個名份、要個交代, 憑什麼?」

Oscar在我跟老哥的面前,痛哭失聲,嘴裡不斷嚷著:『嗚……妳好殘忍……

Oscar說我殘忍的這句話,突然給了我一槍,我一句話也回不了他。我看著淚留滿面的Oscar,剎那間,我感覺我自己似乎是真的很殘忍,我知道他對老哥的認真跟用心,我怎麼忍心就這樣硬生生地把他的真心放在地上踐踏了?

我只是希望他清醒啊!真的!喜歡一個人不應該是這樣,喜歡一個人應該是快樂的,而不是在折磨自己。

Oscar離開我們家裡時,對哥哥說,『對你,我真的不敢想了……

老哥什麼也沒說,只是微笑。

那一刻,我突然發現,其實,真正殘忍的不是我,是哥哥他。

哥用他慣有的微笑,對待那些在他身邊遊走的每一個人,所以那些對他痴心的對象,都會失心瘋地覺得自己跟他有可能,因為覺得自己有希望,所以都那麼地心甘情願待在他的身邊,不顧一切得付出,他們以為,只要等得更久,老哥的心就會是他們的。

但是,誰又認得清,哥哥的心,只有一個,又足夠幾個人分呢?

這是個多麼殘忍的世界啊?我明知道哥的「不拒絕」對那些人的傷害,我卻又無能為力,無力去過問,也無心去阻止;甚至是日後還有樣學樣地跟他一樣,用這樣的態度面對很多人事物?是我太過冷漠,還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應該如此?

新人魚小姐

來北京快一個月了,因為很喜歡這次的工作組合,不論是演員,還有工作人員,開心所以不知不覺日子這麼快就瞬間溜走了…..

這次的服裝仍舊是我自行設計,其實有點難度,原因是劇中角色是大明星,老實說就因職業相同反而比較不客觀,還有需要順應劇情走向來取決服裝搭配,還好禮服方面有台灣的好友支援,具體來說還不錯,呵呵

韓版的人魚小姐早在許多人腦海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要再去重新詮釋一部戲本就不易,難免會把新,舊做比較,但看過新劇本之後,其實還是有很多的不同之處,生活面及一些用語也更貼切內地,我想不同國度所詮釋出來的人物肯定會不同,我對沈秀琴這角色也和韓版的演出稍做了修改,以自己的想法去演這人物,這次劇組都很用心,場景找的都很好,導演也很專業,相信新人魚小姐是值得期待的

沒拍戲的空檔,我依舊會去各處逛逛,這陣子,除了陽光烈了點,一直都是舒服的天氣,傍晚散步真是享受,尤其走在綠蔭之下,有一天去了日壇公園轉了一圈,途經一商場,像是出了國,許多外國人在買東西,喝咖啡,店名都是外文,有意思的是我逛進一家服飾店,店員老沖著我說了一串外語,把我也當西洋人啦

新光天地,國貿,世貿天階也是我必去溜的店,找好吃的餐廳也是我的最愛…..不過,北京真的是很大,還有好多地方都有待我去看看的.這次,我住的地方離歡樂谷很近,我肯定會找時間去尖叫一番的

還有一個多月會在北京,除了認真拍戲,也要認真生活,別虛渡每一天呢

世界那麼大官方部落格串聯貼紙

世界那麼大有部落格串聯貼紙了~希望大家可以串連在自己的部落格

有2款~豫兒先用了一款

希望大家到此一遊~順便把貼紙帶回家

如果串聯了~留個言跟我說一聲吧~

7年的老節目需要大家更多的支持~才走的下去啦

不管是我還是櫻文都非常努力的體驗世界喔~

所以希望大家有事沒事就去世界那麼大官網留個言囉~

請用行動  讓我看見你們的熱情吧

怎麼貼呢?…

奇摩 按管理部落格  管理自定欄位     直接把語法複製貼在"自定欄位內容"就可以哩~

世界那麼大官方部落格串聯貼紙語法:
<a href="http://blog.iset.com.tw/world/"><img src="http://blog.iset.com.tw/world/wp-content/themes/world/images/world2_banner.jpg" border="0"></a>


無名網誌則是打開網誌管理按資料夾管理到連結管理

把語法貼在"連結名稱"上~描述 可以打"世界那麼大官方部落格"

而連結網址請打上:http://blog.iset.com.tw/world/

再按下確定~就大功告成囉


因為yahoo的自訂欄位長寬高的關係~所以小豫兒為了美觀 貼的是這一個

<a href="http://blog.iset.com.tw/world/"><img src="http://i279.photobucket.com/albums/kk134/angela5247/world2_banner.jpg" width="120" height="160" border="0"></a><br><br>

懂語法的也可以自己改長寬高啦~

如果有問題~請再告訴我囉~

最近小忙~即將有新工作會告知大家

杜拜日記過一陣子也會po上來~想看小豫兒跳肚皮舞嗎~敬請鎖定

MLB 洋基教頭:王建民表現不錯 運氣稍差

MLB 洋基教頭:王建民表現不錯 運氣稍差

路透 更新日期:2009/06/05 09:50

(路透紐約4日電)美國職棒大聯盟(MLB)紐約洋基隊(Yankees)台灣投手王建民今天重返先發,結果好壞參半,終場洋基以8比6擊敗德州遊騎兵隊(Rangers)。

王建民僅投了4又3分之2局,被遊騎兵敲出7支安打失5分,王建民退場時,洋基仍以1比5落後,但洋基在5局下逆轉超前,終場以8比6力克遊騎兵,王建民也逃過敗戰。

洋基教練吉拉迪(Joe Girardi)表示,他對王建民表現感到鼓舞,但是他的運氣有點差,有一分是因在投手丘上滑倒暴投而丟掉,且被對手一支不規則彈跳造成的安打所傷害。

他還說:「我認為他投球表現很不錯,看了很高興。」

吉拉迪坦言,第5局時王建民可能已感到疲倦,投出的伸卡球偏高,被克魯茲(Nelson Cruz)逮到轟出深遠的陽春全壘打,王建民也因而遭換下場。

吉拉迪又說:「這需要時間,我們必須持續努力。」

遊騎兵教練華盛頓(Ron Washington)表示,他看到王建民往日的身手恢復了一些;經過此役,王建民的投手防禦率已下降到14.46。

華盛頓說:「他不是我們以往所見到的王建民,我確信他還有好些地方需要努力,但有好幾次他投出的伸卡球很犀利,進入本壘板的角度很漂亮。」

吉拉迪說,9日在芬威球場(Fenway Park)出戰死對頭波士頓紅襪(Red Sox),王建民將按照輪值登板先發。中央社(翻譯)

MLB王建民未投出水準 紐約媒體失望

MLB王建民未投出水準 紐約媒體失望

中廣 更新日期:2009/06/05 07:35

美國職棒大聯盟,紐約洋基王建民好不容易獲得先發機會,卻又在兩局好球以後崩盤,投了4又2/3局在一比五落後時退場,紐約時報形容王建民的演出「令人失望」。(陳楷報導)

雖然讓王建民回到先發的決定跟把他叫回大聯盟一樣突然,不過總教練吉拉迪賽前明白表示,讓王建民先發不是一場兩場,對游騎兵希望他能投滿五局或六局,之後也已經安排好他出戰紅襪大都會的比賽。吉拉迪也說王建民能夠引誘遊騎兵的打者出棒,很快製造出局數。

王建民的伸卡球前兩局也大幅度的向本壘板下墜,雖然有些球低到挖地瓜讓捕手塞維利沒辦法接到,但王建民已經連續八局沒有失分,也能搶到好球數,平均球速維持在148公里左右,最快一球152公里。不過三局他差一個好球就能化解危機,卻投出了暴投,之後似乎又變成了開季那個王建民,在短短的2.2局裡丟掉五分。

最後王建民的成績是4.2局69球,其中47個好球,被打七支安打包括四支長打,演出五次三振、一次保送,雖然王建民因為隊友火力支援與勝敗無關,但是賽後防禦率僅僅從16.07降到14.46,紐約新聞日報的記者亞伯拉罕認為,光憑一場比賽很難確定王建民到底是因為太久沒有先發找不到感覺,還是真的忘記怎麼投球,但王建民的確沒有投出預期的水準。

MLB》王建民投不滿5局失5分退場 洋基仍靠打擊贏球

MLB》王建民投不滿5局失5分退場 洋基仍靠打擊贏球

It will be diffienet, if Yankees can get more score at firts two 局!

麗台 更新日期:2009/06/05 05:17 劉祥航

王建民離開傷兵名單後首度重返先發,表現仍未達理想,雖然前兩局都讓對手3上3下,卻在三局之後失去威力,投4.2局就失5分退場。不過紐約洋基隊還是靠著雄厚的打擊實力,卡布雷拉(Melky Cabrera)在八局擊出超前比數的2分砲,以8:6擊敗德州遊騎兵隊。

王建民今天整體表現以第三局為分水嶺,前2局讓對手6上6下,投出2次三振,後3局卻是局局失分,在五局被克魯茲(Nelson Cruz)轟出陽春砲退場。總計4.2局被打7支安打,失掉5分,投出5次三振及1次四壞,防禦率成為14.46。

王建民用球數為69球,包括47個好球,滾飛比為8:1,無奈三局後伸卡球經常過高或過低,一些失投被逮中,未能至少投滿5局

洋基隊今天靠戴蒙(Johnny Damon)的首打席全壘打,取得1:0領先,但王建民在三局先遭戴維斯(Chris Davis)率先二壘安打上壘,在二出局一、三壘有人時,又保送了金斯勒,並投出暴投失分,楊恩、布雷拉克(Hank Blalock)隨後都擊出安打,遊騎兵隊反以2:1逆轉超前。

四局王建民再被打出3支安打掉2分後,才又穩定下來,五局二出局後,克魯茲敲出陽春砲,正式將王建民擊倒。使王建民退場時,球隊以1:5落後。

不過洋基隊強大打擊實力,也在五局下發威,無人出局滿壘後史威舍(Nick Swisher)獲保送先添得1分,特薛拉(Mark Teixeira)再擊出清壘的3分打點二壘安打追平比數。A-Rod(Alex Rodriguez)隨即再補1支1分打點安打,洋基隊以6:5逆轉超前。

六局上遊騎兵金斯勒(Ian Kinsler)擊出陽春砲追平比數,洋基隊則在八下再有發揮,坎諾(Robinson Cano)先獲保送,一出局後,卡布雷拉由後援的威爾森(C.J. Wilson)手上,轟出左外野方向2分彈,幫助洋基隊底定戰局,以8:6拿下勝利,也是卡布雷拉本季第5次在八局之後有超前比數的安打演出。

李維拉(Mariano Rivera)九局在一、三壘有人下,連續解決2名打者,拿到第12次救援成功,羅伯森(David Robertson)只投了1球,在八局解決安德洛斯(Elvis Andrus),幸運成為比賽勝投。

洋基隊先發投手柏奈特(A.J. Burnett)因為先前對克魯茲投出近身球,被處6場禁賽,他立刻提出申訴,因此暫不影響下場比賽投球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