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以教育理念教导学生

  台海网6月11日讯 如果朋友迟到,常常会被骂“迟到大王”!不过现在要这样骂,恐怕要当心了,南投一位国中老师因为无法忍受学生时常迟到,就在朝会的时候公开揶揄学生,说他是“迟到大王”,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纪录,学生的父亲担任法院书记官,心疼孩子被侮辱,对老师提告。现在法院判处老师公然侮辱,拘役40天。

  据台湾TVBS新闻报道,看着空旷的司令台,萧同学回想高中三年级时,因为常睡过头,某天朝会被训导组长叫上司令台,当众羞辱,让他觉得颜面无光。

  萧爸爸是学法律的书记官,认为老师公然侮辱,气得提告。校方否认训导组长有当众污辱学生,表示这名学生就住在学校附近,但一个学期有1/3的时间,上课都会迟到,比例太高,才会对他比较严厉。但法官认为,这名训导组长,没有以教育理念教导学生,反而以“言语”公然侮辱,造成学生精神和心理伤害,法官以公然侮辱罪,判这名老师拘役40天。

  学生迟到、犯错在前,为人师表却疑似以“调侃”口气纠正学生,或许教育的方式错误,让学生受伤,但学生“迟到”毕竟是事实,该怎么拿捏这“爱的教育”,也让师长们相当头疼。

他睡在床上

案发现场

  中新网韶关4月24日电(冯昶 李凌 曾文光 施丽君) 广东韶关市仁化县村民朱某发在干涸的河道上挖掘石头,挖掘机遭人阻拦后,他赌气强行驾机前行:看你让不让!不曾想对方像钉在地上一样丝毫不动:吓谁呢?哼!谅你也不敢。随着挖掘机的隆隆前行,人被碾在履带下……

  4月11日,犯命案后潜逃到广州藏匿近两月之久的朱某发来到海珠区警方投案自首。

  4月23日,仁化县警方对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的犯罪嫌疑人朱某发执行逮捕。

  今年2月16日上午10时许,仁化县黄坑镇村民朱某发与人合伙,雇请了一台大型履带式挖掘机来到本村坪坑河坝采挖河石,同村村妇曾某娣、邝某云以河坝权属自家地为由,站在挖掘机前面,阻止挖掘机作业。为此,朱某发等人与曾某娣、邝某云发生争吵,镇政府闻讯后派员前往调解,并对朱某发一方出具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在工作组的调解下,双方同意第二天到镇政府协商。

  当日中午12时许,挖掘机司机梁某华想将挖掘机开到河对岸装上油桶后离开,曾某娣、邝某云以为他要强行开工,遂上前阻拦,梁某华只好将挖掘机停放在离曾、邝约十米远的地方。朱某发见状便气势汹汹跳上挖掘机,赌气地驾机朝曾、邝两人驶去,本想吓唬吓唬对方,以为她们会让路,没想到曾某娣硬是不躲闪,挖掘机继续隆隆前行,直到听到曾某娣的惨叫声,朱某发方从驾驶室伸出头朝下一看,脸色刹时大变,妈呀!真压死人了。朱某发吓得赶紧跳下挖掘机,迅速朝附近山头跑去。

  仁化警方接到报案后,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徐于平和刑警大队长谭作胜立即带领刑侦民警赶赴现场展开勘查和调查取证工作。

  经查证,犯罪嫌疑人朱某发,男,47岁,案发后不知去向。

  朱某发在山上东躲西藏,一直不敢回家,几经辗转来到广州,在郊区租了间房悄悄住下。

  白天,朱某发不敢上街,实在饿得不行了才去买个盒饭,见了警车和警察就吓得绕道走。晚上,他睡在床上,眼前老是浮现那血淋淋的场面,难以入眠,有时迷迷糊糊的刚睡着,又很快被噩梦惊醒,突然间从床上弹起,惊出一身大汗。

  朱某发觉得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想来想去,只有两条路:一是自我了断;二是投案自首。可无论选择那条路都要最后见见妻儿和兄弟姐妹,好在这些亲人多数都住在广州市。

  朱某发开始依次安排见面。当妻子带着一双年幼的女儿来到他的租住处,听他讲完了事情的经过后当场昏倒,醒来后一家四口抱头痛哭。而在与兄弟姐妹们见面时,他们无一例外地要他去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4月11日,朱祖发在其弟弟陪同下,前往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投案自首。(完)

经常因此旷工

遇害女孩洋洋。深城记者王子荣 实习生黄霹 摄
洋洋尸体被从工厂宿舍内抬出。深城记者王子荣 实习生黄霹 摄

  昨日,大暑,上午10时许,宝安区宝城42区安乐新村128号楼401宿舍内,闷热的平静被打破。15岁少女洋洋(化名)的梦被胸口上的一双大手惊醒,虽然激烈反抗,洋洋仍被大手掐死。警方接报警调查约50分钟后,凶手刘某在家家乐商场门口落网,难以想象,刘某是洋洋父亲的前工友,他被工厂炒鱿鱼后仍和洋洋一家同住一间宿舍,后者平时待他也不错。

  昨日上午10时许,宝安区宝城42区安乐新村128号楼,抱着女儿洋洋跑下3楼,新科达电子厂工人老李气喘吁吁,当时,洋洋已没了呼吸,嘴唇发紫,身体软软的,脖子上满是指甲掐痕。老李冲着洋洋喊,但洋洋一动不动,老李不得不含着眼泪,将洋洋又抱回401宿舍。

  女儿死在混居宿舍

  老李和妻子去年来深圳打工,15岁的女儿洋洋和13岁儿子磊磊留在江西吉安老家跟老人住,洋洋下学期要上初二了,磊磊下学期上初一。放暑假后,孩子们一直闹着要来深圳,老李和妻子商量后同意了。本月3日,洋洋、磊磊很兴奋地搭着老家司机的“顺风车”来到深圳。

  老李和妻子住在宝安区宝城42区安乐新村128号楼401房的工厂宿舍,两室一厅的房间里放着9张双人床,阳台上挂满了衣服。人多面积小,住宿条件不太好,老李一家蜗居在房间客厅角落里一架高低床内。老李说,高低床用两层窗帘围住,他和儿子在上床睡,妻子和女儿在下床睡。自己和妻子工作忙,也没有太多时间带着孩子出门玩,每天早晨7时30分许他和妻子就要上班,两个孩子继续睡觉。

  老李说,昨日早晨上班前,妻子叫醒女儿说“妈妈爸爸上班去了,在你枕头下放了3块钱,醒来后带着弟弟去买早餐吃”,女儿说了一声“好”又睡了,他和妻子就上班了。“我儿子发现的,跑着来厂里找我老婆,他还不知道洋洋已经死了,只是说姐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老婆赶紧让他来找我”,老李说,听到消息后,他带着儿子赶回宿舍,但是,洋洋已经死了。

  凶手竟是被炒工友

  谁杀害了洋洋?新乐派出所接报警立即展开调查,而老李突然想到一个人,就是不久前被工厂炒鱿鱼的工人刘某。

  老李说,今年4月,刘某进新科达电子厂上班,因平时在一起抽烟,他和刘某比较熟。刘某喜欢上网,有点钱就去网吧了,经常因此旷工。按工厂规定,旷工3天就要离厂,而刘某竟旷工10余天。被炒鱿鱼后,刘某的东西仍放在宿舍,因为没钱,刘某仍在原宿舍靠窗的高低床上铺睡。洋洋被发现死亡后,刘某不知去向,所以他怀疑刘某是杀人凶手。

  接报警调查约50分钟后,昨日上午11时20分许,刘某在宝城43区家家乐百货门前落网。据新乐派出所案件队队长伍警官介绍,刘某被抓时,已在百货店内买完高山茶准备逃逸。

  据刘某初步交代,昨日上午10时许,他起床后看见洋洋仍在熟睡,顿起邪念上前猥亵洋洋,洋洋惊醒反抗,不但呼救,而且将他前胸、胳膊抓伤,他害怕被人发现,遂紧紧卡住洋洋脖子,洋洋激烈挣扎后不动了,他赶紧逃离现场。

  “刘某没有女友,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伍队长表示,案发后,他们联系到刘某的哥哥,查明刘某今年24岁,因沉溺上网被炒鱿鱼,不久前,刘某还向哥哥借了几千元,但没多久就花完了,被抓时刘某几乎身无分文。洋洋的父亲对刘某不错,两人还经常一起聊天,谁知,刘某连洋洋也不放过。

  洋洋是个很乖的孩子。据老李说,来深圳后,见到父母上班忙,女儿很懂事,很少提出让父母带出去玩。来深圳20天了,只去过西乡公园。磊磊这次受到惊吓后沉默寡言,而且一直流着眼泪。早知道这样,就不让孩子来深圳了。

  其实,虽然是打工的,但老李夫妇没忘了教育孩子安全防范。老李说,孩子来深圳后,白天他们要上班,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教育孩子不要瞎逛,进出屋后要把门窗都锁好,而且,每天上班前都要给孩子交代,这次也交代了,谁知还是出了事。

  记者调查发现,前晚在案发宿舍过夜的有17人,幸好登记比较齐全,否则人员众多很难梳理嫌疑人员。深城记者丰雷

磁器口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此案

被砍伤的廖先生目前在医院抢救 记者 冉文 摄

  本报讯 邀请一对恋人朋友吃宵夜,席间对方闹起别扭,请客者廖先生劝说却被认为挑拨离间,遂生口角。随后,这对恋人的“亲家”,带领五六个持凶器的男子赶到现场,对廖先生及其女友一阵狂砍,致一死一伤。昨日凌晨2时许,此事发生在沙坪坝区磁器口一大排档。

  昨日下午,记者在东华医院见到刚打完点滴的廖先生。“即便要出气,应该冲着我来啊!干嘛跟娜娜过不去?”廖先生痛斥称,凶手不该砍杀女友潘娜――潘娜因伤势过重遭遇不幸。

  廖先生介绍,他家住江津洛磺,目前在重庆工作,住在双碑附近。前晚上11时许,廖先生请他的朋友――在夜场工作的伟伟吃饭。

  双方都带了女友,他们在磁器口找了一家大排档,席间大家都喝了些酒,有些醉了。昨日临晨1时许,伟伟的女友上厕所久久未归,伟伟去查看时,两人不知为何闹起别扭。廖先生于是在一旁劝导,“可能他们喝高了,认为我故意挑拨离间,于是发生了口角。”

  过了一会,伟伟的“亲家”来到现场。“先到的是伟伟的‘亲家母’,她一到,火上浇油,更觉得我是在挑拨离间。”廖先生说,昨日凌晨2时许,伟伟的亲家也来了,还带着五六个男子赶到现场。廖称,最先出手的正是伟伟的“亲家”,“他提了把钢尺,一刀砍到我后脑勺。”

  五六个男子一拥而上,对着廖先生和他女友一阵猛砍,两人当即被砍倒。事后,行凶者趁乱逃走,好心人将廖和潘送到医院。

  目前,磁器口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此案。

  记者 夏祥洲 实习生 刘锐

因该院骨科搬迁

昨日,章生(化名)躺在病房里。本报记者 田振龙 摄

  本报讯(记者 熊辉 实习生 黄敏 陈思琪)家住汉口的章生(化名)4年前从高楼坠下,身体多处骨折,后被送到汉口南京路一家三甲医院治疗,因院方疏于护理,致使他感染压疮,经省医学会鉴定为三级医疗事故。之后,章生在医院卧床治疗4年。在这4年里,他和妻子吃住都在病房中。近日,因该院骨科搬迁,院方要求放弃在病房使用微波炉等生活用品,否则就不准他迁入新骨科病房。

  他和妻子4年吃住在病房

  走进病房,紧靠章生病床放着一台电视机,一个铁架子下摆放着章生和妻子李某的一些生活用品。李女士称,由于儿子在外地打工,丈夫由她一人照料,为避免来回奔波,加上没钱租房子,四年来,他们两口子的吃住都在病房。另外,他和妻子春夏秋冬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也都放在医院。

  李某称,丈夫身上出现压疮后,致使骶尾部的皮肉深度溃烂,并伴有恶臭。之后,经过治疗后,章生的左股骨下端骨折未能愈合,只得继续住院治疗。

  住院期间发生医疗事故

  2007年9月,章生和妻子见病情没有大的好转,认为医院在治疗中存在一定的过失,于是向相关机构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武汉市医学会鉴定为四级医疗事故,院方的过失行为为:患者入院时严重的复合性损伤导致双下肢感觉运动消失,局部皮肤擦挫伤以及体形肥胖等,是压疮发生的高危因素,医方在护理中(该患者为特级护理)观察不仔细,预防措施欠妥的医疗过失行为,与患者入院后48小时即发生骶尾部、臀部压疮仅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与患者左股骨下段骨折不愈合、截瘫无关。

  之后,他们又向湖北省医学会再次申请医疗事故鉴定,鉴定结论为三级医疗事故。去年12月份,章生及家属遂将医院告上法庭,共索赔各项费用近39万元,目前案件尚处于审理阶段。

  医院对“把病房当家”说不

  上周一,该院住院部6楼装修,该层的骨科病房全部搬迁到15楼,院方把其他患者全部转移到15楼,只有章生一人留在了6楼。

  昨日,记者在住院部6楼看到,该楼层正在装修,楼梯口堆放着很多杂物,几名工人正在拆装该楼层的电线线路。

  “他们不让我们带上生活用品上楼,于是医护人员就把我们留在了这里。”章生称,上月29日,原骨科病区由原来的6楼搬至15楼,新来的护士长认为他们的东西太多,且摆放凌乱,要求他们将东西搬出,才会将他转移到15楼,否则就让他们办理出院手续。

  “主要是这个小电视机和微波炉。”今年55岁的章生说,他身体残疾,无法到户外活动,电视是他了解外界信息的唯一渠道。入院4年来,他和老伴的生活费全靠妻子的退休费来维持。“我们得省着用,哪有钱在外面吃。”章生表示,他和老伴以病房为家是迫于无奈。他拒绝了护士长的要求,坚守在6楼病房,等待医院给个说法。

  院方说法》》》

  他已欠费14万余元 2年前就可回家静养

  面对章生的情况,院方也有颇多委屈。医务处工作人员称,该患者入院时生命垂危,医院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抢救。2007年6月,章生的压疮已完全长好,之后只是断断续续用药,达到出院条件,我们建议患者回家休养,但是患者拒绝出院。截至目前,该患者欠费已达14万之多。

  该负责人还称,由于医院发展的需要,在这次楼层调整前,医院曾告诉章生,他的病情已经稳定,可以出院回家静养。考虑到他的情况特殊,可以一同搬至新病房。但是章生提出,不能放弃生活用品,“他要求继续把病房当成家”,遭到医院反对后,他拒绝入住到安排好的病房。

  律师观点》》》

  在病房使用微波炉 危害其他患者安全

  章生的委托律师任先生表示医院要求患者搬家是不对的。他认为,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医患双方在诉讼期间,要保持原来的状态,谁引起矛盾,该谁承担责任。

  湖北元申律师事务所赵律师认为,换病房是医院统一的行为,是为了患者的利益出发的,不存在妨害诉讼。医院对患者提出不能在病房使用微波炉等生活用品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这存在消防隐患,可能危害病区或患者安全。

据公安长安分局王寺派出所民警介绍

民警在杨栓红跳桥自杀现场勘查,杨将建立不久的婚姻连同自己的生命重重抛下10米高的桥
死者史亮的母亲瘫坐在路边,村民给她端了杯高山茶好言宽慰 本组图片由本报记者 赵航摄

  刚结合8个月的重组家庭

  去年6月,史亮的丈夫去世。今年元月,商洛29岁的杨栓红离异后入赘

  留下两个可怜的孩子

  惨剧发生后,这个组建不久的家庭只剩下了杨栓红带来的6岁女儿,和史亮一岁多的女儿

  昨日,长安区斗门街办镐京村发生一起家庭惨剧:因家庭琐事,上午11时许,丈夫杀死妻子砍伤妻妹,光脚逃出村子。11时45分左右,疑犯从绕城高速土门出口处一高架桥跳下,下午2时30分因伤势过重死亡。

  村民叹息

  太惨了,好端端的家散了

  红色铁门吱呀一声打开,望着10多名民警走出来,正在门外议论纷纷的四五百村民顿时悄无声息。“可怜的娃呀……”50多岁的妇女葛宁线哭瘫在女儿家门前。

  她的大女儿刚遇害身亡,小女儿身受重伤,而罪魁祸首是入赘才几个月的女婿杨栓红。

  昨日下午2时,在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办镐京村东村南一街街口,四五百村民聚集在一起惋惜着、议论着。

  “太惨了,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散了……”“夫妻间哪有不吵架的,也不能下毒手啊”……

  出事的村民家位于一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内,两扇红色大铁门紧闭,屋内,警方正在勘查现场。“真可怜!年纪轻轻就没命了,还丢下正在怀里抱的娃娃。”60多岁的王大娘拄着拐杖不断摇头叹息着,“出事的时候,这家的左右两邻居家里都没人,喊个救命都没人听见……”“家庭琐事嘛,咋能出这么大的悲剧!”镐京村村民薛某慨叹地说,出事的这家媳妇史亮被入赘的女婿几乎砍断了头,史的妹妹也被砍成重伤。案发后,持刀行凶的女婿杨栓红跑得没影了。

  上午约11时

  妹妹打电话:姐夫杀人了

  站在人群后面,年过五旬的史平智和42岁的弟弟史德孝及亲友们内心悲痛万分。

  史平智和史德孝分别是遇害者史亮娘家的大伯和四爸。出事后,他们从距镐京村数公里的长安区高桥乡曹坊村赶来。

  据史平智和史德孝等人介绍,遇害的侄女史亮25岁,约两年前嫁到镐京村。去年6月份,侄女婿不幸去世,留下几个月大的女婴。今年元月,商洛29岁的男子杨栓红入赘侄女家,当了上门女婿。杨栓红离异后带着一个6岁女儿。“今早上杨栓红到我村里将我侄女叫回的。”受害者史亮的四爸史德孝说:“没想到,我侄女回家就出了事。”昨日下午4时,史平智说,三四天前,侄女就抱着一岁多的幼女回娘家住。听说和女婿杨栓红吵了架。

  昨日上午八九点钟,杨栓红赶到妻子娘家将史亮接回,史亮的17岁正上中学的同母异父的妹妹陪同回家。大约上午11时,史的妹妹突然给家人打电话称,姐夫持刀杀了姐姐,自己也被砍伤。

  史的哥哥等人急忙赶来,将受重伤昏迷不醒的17岁妹妹送往西安市西郊一家医院抢救,并迅速报警。

  警方调查

  疑犯曾有暴力倾向

  “我们是上午11时30分接到报警的,”昨日下午5时,公安长安分局斗门派出所所长李建勇说。

  史亮家前后均是平房,而遇害地点是在后院平房的卧室内。李建勇称,他们赶到现场时,伤者已被送往医院,而死者躺在里面卧室里,头西脚东,脚还搭在南北方向的床上,室内有大量鲜血。“经法医勘查,疑犯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死者的脖颈几乎被砍断,死亡原因系脖颈机械性损伤、失血性休克等多方所致,”现场一名警官说。

  记者走进出事村民家里。院内停放着一辆黄色坤车,后座上安装着一个绿色童椅。“这是死者生前载两个小女孩的交通工具。”有民警说。死者遗体停放在院内,一条白色床单覆盖着全身,脚趾上血迹已凝固。

  公安长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邵靖坤说:“作案现场附近丢弃着一把带血的菜刀,正是杀害史亮的凶器。而疑犯确认是死者的入赘女婿杨栓红。”“悲剧发生是因为家庭琐事引发家庭矛盾,矛盾升级后,疑犯使用暴力所导致的。”公安长安分局副局长赵新茂说,经过警方初步调查,疑犯杨栓红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与其前妻离婚,主要原因就是杨栓红有暴力倾向。”赵新茂指出,29岁的疑犯杨栓红,身高1.70米,体态偏瘦,案发前在长安区一家造纸厂打工。

  村民目击

  疑犯光着脚逃出村子

  此前,邵靖坤带领便衣刑警在镐京村走访时得知,昨日上午约10时左右,有村民见到仓皇出村的杨栓红。作案后,杨栓红将6岁的女儿寄放在镐京村一村民家只身逃出村外。“根据目击者描述,杨栓红身着白衬衣和蓝色牛仔裤,起初穿着拖鞋,后来光着脚逃离……”赵新茂说:“我们已部署方案,全力缉拿负案潜逃的疑犯杨栓红。”“出事的时候,侄女一岁多的女儿幸免于难。”昨晚8时30分,史平智表示,女孩是侄女与去世的前夫的女儿。事发后当天,女孩暂由娘家人照顾着。而在此悲剧中头部受伤昏迷的17岁小侄女目前正在接受全力救治。

  上午11时45分左右

  疑犯跳下10米高架桥

  “有可能疑犯自杀了!”昨日下午6时许,接到一个电话后,赵新茂说:“王寺派出所打来电话,有个男子从西安绕城高速路上的高架桥坠落死亡,其体貌特征与疑犯杨栓红吻合。”

  在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高交支队三大队民警何杰、王亚刚带领下,长安警方来到了西安绕城高速路土门出口处南约60多米的高架桥下。

  “看,就在由南向北行驶中间的小型车行车道上,当时仰卧着个男子,头北脚南,现场没有一点车痕与血迹。我们调查后排除了车祸的可能。”何杰指着具体位置对刑警说:“当时,那个男的身着白衬衣蓝牛仔裤,光着脚,体态偏瘦。和王寺派出所提供追捕疑犯杨栓红体貌特征十分吻合。”

  “当时,我们从他身上发现了280块钱,还有一张一元面额的302路公交车车票。”高速路交警何杰讲道。据公安长安分局王寺派出所民警介绍,302路公交车是从长安区马王街办开往西安市太乙路方向的,其中,途经镐京和王寺两站,并通过此段绕城高速路上的这座高架桥。镐京距离这座高架桥约四公里。

  何杰、王亚刚介绍,昨日上午11时45分,他们接到过路司机报警赶到这里,当即拨打120急救电话。

  中午12时45分,该男子被120急救车送到西安市西郊一家医院抢救。因伤势过重,该男子于昨日下午2时30分死亡。尸体暂停放在医院的太平间内。

  经长安警方现场勘查,此座高架桥高8米,桥上铁丝网护栏高2.3米,距绕城高速路面总计10.3米高,而该男子是翻越过铁丝网护栏后从桥上跳下的,排除了他杀可能。

  昨晚9时许,长安警方确定跳下高架桥自杀的男子正是残忍杀害妻子的疑犯杨栓红。他杀害妻子和砍伤小姨子后,乘公交车来到此处跳桥自杀。 本报记者 程彬

分别造成郑某左额顶部一长度为8厘米和枕部一长度为6厘米的两处伤口

  本报讯 本报曾报道16日下午2点20分,一名男青年在南京迈皋桥老街一高山茶果店里摸走了钱盒里的100多元钱,被看摊的年过六旬的刘老太发现,她提起一把甘蔗刀一路高喊抓小偷,追出100米后,将男青年郑某截住,要回了被偷的钱。然而事情没有结束,气愤的刘老太竟然用剁甘蔗的刀对郑某头上连砍三刀。经法医鉴定,被砍的郑某伤情已经构成轻伤。
视频:老太3刀砍伤小偷被认定涉嫌故意伤害罪 来源:山东电视台《早新闻》
  当时,在迈皋桥老街这家高山茶果摊,男子黄某、郑某正在购买甘蔗。郑某趁摊主刘老太刨甘蔗不备时,从钱箱内偷了一把纸钞,然后向迈皋桥街菜场方向逃跑,刘老太随后追赶。郑某跑至迈皋桥菜场北门时,市民任某赶紧上前将他拦截住。随后追上来的摊主刘老太要求郑某归还被偷窃的钱财,郑某将钱给了刘老太,但刘老太仍然气愤不过,用手中的甘蔗及甘蔗刀向郑某头部打去。

  昨天警方公布了调查结果,刘某在郑某已经归还其被盗钱财,且并未采取暴力方式反抗的情况下,使用甘蔗刀将郑某砍伤,分别造成郑某左额顶部一长度为8厘米和枕部一长度为6厘米的两处伤口。根据法医鉴定,郑某的伤情已构成轻伤。根据《刑法》第234条的规定,刘某的行为已涉嫌故意伤害罪。4月19日,刘某被栖霞警方取保候审。涉嫌盗窃的郑某也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0日,协助刘某截住逃跑的郑某的市民任某因其行为被认定为见义勇为而受到了栖霞区见义勇为基金会的褒奖。

  为此,警方告诫广大市民,法律赋予了公民采取正当、合法的行为保卫自己人身、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但这一权利不得超越法律规定的范围,一旦超越,其行为将构成犯罪,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栖文轩 任国勇)

老太3刀砍伤小偷被认定涉嫌故意伤害罪 来源:山东电视台《早新闻》 播放视频

准备一边打工一边前往法门寺

因为戴着脚镣,被带入法庭的连海明撑着栏杆进被告席 本报记者 赵航摄

  主审法官解说量刑

  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主审法官。法官认为,连海明曾经坐过牢,一般来讲在坐牢期间会接受一些简单的普法教育,连海明在出狱不满5年的时间再次犯罪,属于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连海明能自愿认罪,并有悔改情节,这些又是法律可以从轻判处的情节,最后法院判处了连海明2年有期徒刑。

  本报讯 (记者崔永利) 乘坐公交车时,不打开包让乘务人员检查,而且扬言包里有炸弹。昨日上午,这名谎报虚假信息的男子被判处2年有期徒刑。罪名是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

  ■案件回放两句大话 惊动了百余警力

  9月14日约17时40分,河北省邯郸市43岁男子连海明,在西安和一包工头喝了6两白酒后,带着两个大包在长安区韦曲街道办西长安街公交站乘坐600路公交车。

  当连海明从前门上公交车时,司机李某例行安检,让连海明打开提包接受检查。“我包里有炸弹!”一些不明真相的乘客听到连海明两次这样的话后,纷纷逃离。警方后来调查到,一些乘客还从车窗上跳出逃生。

  随后,连海明被司乘人员和赶来的民警制服。

  警方立即将这辆公交车开到距现场约1公里的行人相对较少的空旷地带。随后赶来的西安市公安局防爆部门的民警,动用仪器对连海明的两个包进行检查,结果是虚惊一场。

  当天,连海明因涉嫌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9月17日被批准逮捕。公诉机关透露,为此警方出动了百余警力。

  ■自我辩解发现说错 曾主动打开包求检

  昨日上午,长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由于连海明自愿认罪,法庭采取了简化审理程序。对于此案的前后过程,公诉人和被告人均无大的异议。

  连海明为何要谎称包里有炸弹呢?他说因为当时他提了两个很大的包,司乘人员要他开包检查,他认为这是在歧视农民工,“为何不检查那些穿西服打领带人的包呢?”连海明在法庭上一直都感到很不公。

  连海明还称,当他发现说错话后,打开包要求主动接受检查时,司乘人员非要等警察来了后再说。连海明同时提出他只说了一句“包里有炸弹”而不是两句,以及他没有发现有乘客跳窗的说法,均未被法院采纳。

  公诉人员认为,连海明虽是中专文化程度,可也是成年人,在国庆期间,国家不遗余力给人民创造一个祥和平安的节日气氛,连海明在公共场合发布这样的恐怖信息,已经涉嫌编造虚假恐怖信息,所以建议法院给连海明判处一年半到两年半的有期徒刑。

  最后,法院以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判处连海明有期徒刑2年。连海明当庭提出了上诉。

  ■人生经历离婚后从银行职员沦为阶下囚

  宣判后,记者对连海明进行了简短采访。

  他说自己是中专文化程度,学习的专业是城市金融管理,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银行上班。他曾经有过美满的婚姻和家庭,离婚后,前妻带着14岁的女儿离开了他。为此连海明的精神遭受了重创,随即他辞去了令许多人羡慕的工作。2003年因为抢劫,被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2006年4月刑满释放。

  记者问他:“你的亲人知道你现在的这个事情吗?”连海明的眼角红了起来。他说自己9月12日从山西太原来到西安,准备一边打工一边前往法门寺,没想到后来会出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