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之後的一些隨寫

今年的金曲獎落幕了,有兩組得獎者真是讓我感動萬分、也感觸很多啊!

以前有一年,那時候我的公司為了要跟阿翔談合作,跟他吃飯喝酒聊天聊了好幾個晚上,那時候我看著眼前的他,聽他說著他的作品跟他的想法,我記得我那時候年紀也小,說話也沒甚麼份量也不夠大聲,在大家跟他詳談合約或種種,我唯一插嘴問過的問題,只有:「阿翔老師,你到底快不快樂?」

 

他只是笑,但是那一個晚上,他是醉醺醺的、也是最後一個離開現場,我問說要不要幫他叫車,他轉身揮揮手,說他自己走就可以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那個在黑風寨門口的畫面。

 

他當時沒有告訴我他的答案,我只是常常在想這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為什麼他的音樂總是這麼多的滄桑?後來到去年聽到他寫的《完美落地》,如果你仔細閱讀那些歌詞,那好像就在寫他自己,如果你仔細聽過他的每一首歌,你真的時不時都會感動到落淚,原因無他,阿翔跟很多人聊過他的創作,他每次作詞作曲都會自己寫一寫感動到落淚。如果是這樣一個人,你說,他的音樂怎麼會不感動你我?誠如他說過的話,唯有自己感動,才能感動人。

今天,我還想跟你們分享這一篇文章,這是亂彈阿翔的朋友
王明台導演在阿翔拿獎之後,有感而發寫下的一篇文章:

前往閱讀》,這應該是我這兩天完全認同的一篇文章吧!另外,亂彈阿翔的這首歌,我幾乎每次搭台灣大車隊都會聽到看到《合作金庫》的廣告,在講父子之間的故事,好幾次光聽音樂都鼻酸,今天把MV找來給你們看看,那音樂真是完美!




再來,這兩天讓我最憤憤不平的就是,老師,這件事情我不懂耶,為什麼亂彈阿翔得獎就是評審團有眼?五月天得獎就是評審團無腦?老實說,我實在很不懂你們這些老是要畫分只有獨立音樂才比較好聽像樣?音樂不就是好聽就好?為什麼老是要分他們出道前、紅了之前的音樂才好聽?他們現在的音樂就不好聽這種話?我看不懂今天一直在批評昨天金曲獎獎項得主五月天啊、或是誰啊誰的人們所說的酸話,好吧,或是比較有格調的話。你音樂真的聽得夠多了嗎?人不都只挑自己喜歡的音樂聽而已?如果你根本不聽五月天也不聽羅志祥,你到底有甚麼資格批評他們?



曲高和寡是好事情嗎?我見過堅持寫獨立音樂或是只寫還沒成名的樂團的作品,前輩們總是說,
OOOXXX在成名之前的音樂比較吸引人,甚至於連董事長樂團以前拿金曲獎那一年,都遇過從以前支持他們的人說,為什麼要讓他們唱國語歌或是為什麼要讓他們變得普羅大眾?


一直以來我常問,到底甚麼叫做普羅大眾?到底甚麼叫做以前好聽現在不好聽?好聽不好聽?就你一個人說了就算的嗎?到底有哪一個音樂人做音樂,是把音樂做出來,覺得沒人聽沒人愛,沒關係,反正我就是做一張我自己、或是所謂的樂評們,會覺得好聽的音樂就好?絕大多數的時間,我也不喜歡金曲獎的評分制度跟方式,可是你去想,為什麼這些人剛好可以在這麼多的作品中脫穎而出?又為什麼有人可以剛好一次拿下很多獎項,總是有他的原因的啊,不用因為看到人家拿太多獎,或是剛好跟你意見不合,你就一定要講一些批評的屁話或甚麼的來拉攏你跟你的支持者的距離
(我講這話不對,有時候我也會這樣,我道歉),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算是跟音樂圈還沾得上一點邊,是不是應該正面一點?樂觀一點?充滿鼓勵一點?你怎麼知道你比較喜歡、比較崇拜、老是在推崇的那些國外樂團,人家會不會剛好也是他們國家的五月天啊?啊別人國家的五月天就比較好,你自己國家的五月天就比較不如人嗎?你也未免太西餐食了一點!!!

等有一天你剛好是金曲獎評審,再來告訴我們,誰誰誰得獎的原因是甚麼?誰誰誰不被你看重的原因又是甚麼?不要在自己的世界爽給自己看,這樣也未免太可憐了一點!

而且或許不說你不知道,五月天在金曲獎表演的時間,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你我有多關心我們居住的環境跟世界?甚至於是說這些被說為被商業包裝得徹底的藝人啊、歌手啊、樂團啊,有誰敢跟五月天一樣,把他們對這個社會的關注跟愛,寫在他們的音樂裡,放在表演裡面的?五月天在表演最佳年度歌曲《諾亞方舟》的時候,在後面布景放了好幾個社會議題,其中包含了「我是人,我反核!」,還有出現大量這段時間環境題字樣,包含六輕大火、台北好好拆、台灣美麗灣,這些你我關心的議題,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所有人他們一樣關心,有誰敢跟五月天一樣?

如果他們是這樣帶種的一個樂團,他們根本沒變過,為什麼要老是區分以前好現在不好呢?我一點也不明白。不過無所謂,好聽的音樂就是好聽,至少五月天用音樂讓我們不怕世界末日了,不是嗎?我想我也會繼續這麼欣賞五月天到底!

喔對,一直批評他們,雜誌報紙就都不要找他們去拍封面,真的!!!何必這麼不喜歡他們,又要他們的知名度幫你們賣錢呢?(攤手)



 

 

食物過敏如何預防?

如何預測跟預防基因改造食物所引起的過敏?

在美食的國度裡,並非只有美食、香味與歡愉。在歐盟的七個國家裡,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宣稱自己對食物過敏或者有不耐症。不過臨床檢測出來的結果顯示,實際數目比宣稱的少(只有約百分之三點五的族群)。儘管如此,這仍是一個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因為食物過敏的症狀有變嚴重的趨勢。在近十年之內因食物所引起的過敏性休克案件增加了五倍,而且其中很多是致命的,特別是那些由花生或相關製品所引起的。在薩克雷的國立農業研究所與原委會的食物過敏實驗室裡,瓦爾跟他的同事們就在研究牛奶及奶製品為何會引起過敏?雖然牛奶裡引起過敏的蛋白質(過敏原)其實結構很像人體自身的蛋白質,而人對於自己的蛋白質一般是不會產生反應的。這些科學家也用動物實驗中利用的一種稱為「基因免疫法」的技術來預測過敏。

為什麼近年來對食物過敏的比率增高呢?食物過敏案件的增加似乎與對花粉過敏病人數的增加有關。病人身上對花粉反應的抗體,有時候也會跟來源毫不相關的分子(像是食物分子)反應,這是所謂的「交叉反應」。會發生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這兩種不同分子表面上的「抗原決定位」長得很像,也就是說,這兩個分子雖然來源不同,但是某個暴露在外面的小片段碰巧有相似的結構,因此成為免疫系統的目標。這個現象解釋了為什麼對外國水果(如酪梨、奇異果、香蕉⋯⋯等)過敏的案例也跟對latex乳膠過敏案件增加有關。

除了這些「傳統的」過敏食物以外,現在又多了基因改造食品。這些食品帶有原本食物中不會有的蛋白質,所以在食用前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它們會不會引起過敏?因為至今並沒有太多案例報告,那要如何決定它們的致敏性呢?有很多方法現在正被使用:首先可以利用過敏病人的血清來做試驗,因為他們的血清裡含有會跟過敏原反應的抗體;或者做皮下注射試驗,把可疑的分子打入人體皮下看看會不會引起過敏反應;或者利用實驗動物來做試驗,科學家餵給致敏(因為一般動物不會過敏,所以需要先引起動物的過敏體質)實驗動物這些可疑分子,看看會不會引起過敏;最後是利用蛋白質的胺基酸序列分析來預測新的分子會不會引起過敏。最後這個方法是未來的趨勢,不過要使用這個技術,首先要建立一個完整的資料庫,把所有我們已知且分析好的過敏原胺基酸序列輸入。而正是藉由這樣的資料庫,瓦爾等人得以比對人體 β 酪蛋白跟牛乳中的 β 酪蛋白的致敏性。

對牛奶過敏

牛奶蛋白質中百分之八十都是酪蛋白。酪蛋白又可以分為四種,分別是 α S1、α S2、β 以及 κ,其中 β 酪蛋白是很重要的過敏原。九成以上對酪蛋白過敏的病人,血清中都有會跟 β 酪蛋白結合的 E 型免疫球蛋白(人體裡面一種會引起過敏反應的抗體)。

在一九九七年時他們就指出,某些過敏病人的血清裡面,有會跟乳清中蛋白質反應的 E 型免疫球蛋白,而這些抗體也同樣會跟人體中相似的蛋白質交叉反應。既然牛奶跟人乳中都有 β 酪蛋白,這種交叉反應會不會也發生在 β 酪蛋白上呢?他們於是測試了二十個對牛奶 β 酪蛋白過敏的病人血清,發現這些病人的 E 型抗體同樣也會跟人的 β 酪蛋白反應。

為什麼會有這種交叉反應呢?因為人跟牛的 β 酪蛋白,有一半的胺基酸序列是一模一樣的。那麼研究這種胺基酸序列的相似性有什麼用處呢?其實是這樣的,在這段共同的胺基酸序列裡,有一段會讓牛跟人的 β 酪蛋白形成螺旋般的結構;而有另一段序列帶有許多「磷酸化位置」。所謂磷酸化位置,是說在蛋白質形成之後,這些位置會被加上「磷酸根」,這過程稱為「磷酸化」。這是「後轉譯修飾」,這會因為蛋白質的帶電性不同,而改變它的結構跟性質。瓦爾他們指出,β 酪蛋白的致敏性,會因為「磷酸化」而改變。

預測過敏原

時至今日,使用這些檢驗法來檢查基因改造食品的分子,並沒有發現它們含有特別的過敏原。這些研究同時也幫助發展預防食物過敏的療法。在 β 酪蛋白引起過敏的例子裡,試著把牛奶的 β 酪蛋白換成別種 β 酪蛋白並沒有用,因為不同奶中的β 酪蛋白結構太相似了。不過瓦爾的實驗室現在正在小鼠身上測試另一種「基因免疫法」。簡單的說,他們將一段過敏原插入細菌的基因序列(我們稱為質體)裡,然後把這段質體當作疫苗打入小鼠體內。這樣的疫苗會引起一些免疫反應,而這種反應剛好可以壓制過敏反應。這樣的基因免疫法被證實對於減低乳球蛋白(另外一種牛乳中的過敏原)過敏症有效,它可以持久而明顯地降低血清中對抗乳球蛋白的E 型抗體。

怎樣讓熱飲快點變涼?

日常生活中有許多問題值得問。比如在雨中用跑的會少淋濕一點嗎?穿白色衣服真的比較不熱嗎?在北半球拔開浴缸塞子,水總是順時針流嗎?這些問題都很容易做實驗來回答,但是我們卻很少做。

在烹飪上也有很多個疑問。像是每天早上喝的咖啡,總是很燙,而我們一直都不知道怎樣讓它冷比較快。有些天才對這個問題很有興趣。根據英國大物理學家霍金的說法,要想避免被咖啡燙傷嘴,最好等咖啡稍微冷一點再加砂糖(當然,前提是你喝甜咖啡),這樣咖啡會比馬上就加入砂糖要冷得快。

這種預測背後的理論根據是什麼?因為熱的物體輻射出來的熱能比冷的物體多。霍金的說法,是根據:物體在一單位時間(比如說一秒)內所釋放出來的熱能,跟物體絕對溫度的四次方成正比。因此讓咖啡自己冷卻,會因為剛開始溫度較高,輻射出比較多的熱能,溫度下降較快。最後加入砂糖則可以讓溫度一瞬間下降(砂糖溶解需要吸熱),完成冷卻程序。如果在一開始就加入砂糖,則因為溫度先降低了一些,輻射效應減少,之後冷卻速度就慢很多了。這聽起來有道理,但是實際情況果真如此嗎?

從理論到實踐

實驗證明(這裡提到的實驗,是在非常嚴格的控制之下,盡量模擬平常喝咖啡的狀況),霍金所預測的效應,微小到幾乎察覺不出來。不過實驗卻顯示了咖啡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剛開始冷卻時,咖啡杯會被加熱(吸收咖啡的熱),然而因為杯子只能靠傳導來散熱,所以冷得比液體慢很多,因此讓整個冷卻程序慢了下來。那如果我們加入冷牛奶而不是砂糖,霍金的預測會比較有效嗎?跟剛才一樣,

這個實驗也有點複雜。我們首先準備一杯很熱的咖啡,馬上倒入冷牛奶,然後測量溫度下降的情況;而對照組則準備一樣熱的咖啡,讓它先冷卻一些,再加入牛奶,一樣測量溫度。

這一次,理論的預測很準確。我們在兩百毫升滾燙的咖啡中加入七十五毫升的冷牛奶,然後讓咖啡冷卻到攝氏五十五度(也就是一般嘴巴可以忍受的溫度),需時約十分鐘。而如果我們讓咖啡先降到攝氏七十五度再加入牛奶,總共只需要四分鐘就降到攝氏五十五度了。了解物理基本原理的話,咖啡冷卻只需一半的時間。

小湯匙跟散熱器

那麼對於既不加糖也不加牛奶的人該怎麼辦?浸在咖啡裡的金屬湯匙散熱效果如何?咖啡的熱會不會迅速地透過金屬湯匙輻射到周圍環境裡呢?不必用猜的,也不必計算,直接用熱電偶來測量就好了。結果我們發現放不放小湯匙幾乎沒有差別。當我們比較兩杯剛開始溫度幾乎是攝氏一百度的咖啡時,在等了約十分鐘之後,放不放小湯匙的溫度相差不到一度。小湯匙不是好的散熱器,即使是銀製的也一樣。

好,咖啡冷得慢,那麼茶呢?熱輻射的程度雖跟液體顏色有關,但是卻不足以影響茶跟咖啡冷卻的速度。當等體積的咖啡跟茶裝在一模一樣的杯子裡時,溫度冷卻的曲線幾乎是重疊的。不過呢,比較大杯的茶當然會比小杯的咖啡冷得慢,不過那是另一個問題了。

最後,讓我們來研究一個在喝熱飲時,常常憑直覺做的事。用嘴巴吹會不會降溫較快?用湯匙攪拌又有沒有用?實驗結果顯示,滾燙的液體每分鐘會降溫攝氏六度,而如果一邊吹一邊攪的話每分鐘會降溫十一度。那麼,吹比較好還是攪拌比較好?

攪拌液體會造成兩種效應:一來它會讓液體均勻混合,所以可以把較熱的液體帶到表面,因而有助於冷卻。二來攪拌時會增加液面的表面積,所以可以增加冷空氣跟熱液體交換能量的機會。用吹的則會把那些因帶較多熱量而快速移動的水分子吹走(尤其是那些含較多能量已經變成蒸氣的水分子),所以這些分子不再有機會回到液體裡。因為這樣熱飲的平均動能降低。而溫度計實際測量的東西其實正是分子平均動能,所以我們會發現溫度下降。

適合煮的肉 不見得適合烤

肉類味道要好,一定要經過一段時間「熟成」。一般在屠宰過後,屠體就會開始變硬(以牛肉為例大約是二十四小時),接下來要經過數日的熟成,這期間肉的硬度慢慢減少約百分之八十(以牛肉為例需要經過十天)。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加快這個過程?或者,至少知道屠體或是肌肉部分最少熟成所需時間,以便得到足夠柔軟的肉?位於克萊蒙費朗的國立農業研究所裡,專門研究肉品的研究員伍瓦利跟他的同事們就針對這個問題研究,以便預測不同肉品所需要的適當熟成時間。

動物肌肉在屠宰後第一階段的變化就是漸漸變硬。在屠宰後,動物肌肉會持續收縮跟放鬆,因為細胞裡面還含有許多「三磷酸腺苷」,這是所有細胞的「能量分子」。當生物死後,細胞內固有的化學循環會持續生成然後消耗三磷酸腺苷一段時間,以維持運作。但是因為沒有血液循環帶來新的能量,最後只能靠消耗肌肉細胞內用來儲存能量的「肝醣」(是存在肌肉中的糖類形式)來產生三磷酸腺苷時,肌肉會因為無法放鬆而維持收縮的狀態。

在這個階段,因為沒有血液帶來氧氣,因此肌肉中不管是肝醣或是葡萄糖的分解都是靠「無氧呼吸」,而這樣會產生乳酸;同時呢,三磷酸腺苷的消耗會釋放出磷酸,因此肌肉會開始酸化。不同肉類的酸化速度都不一樣,比如說紅肉酸化得比白肉要慢,程度也較輕,但卻也因此比較容易受到細菌的影響。紅肉通常藉由消耗血液供應的氧氣來產生能量,因而收縮也比較慢;而白肉一般不消耗氧氣,而收縮也比較快。

肌肉分解跟肉品軟化

肌肉僵硬的狀況會決定下一階段的進行:肌肉軟化。肌肉軟化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整個組織結構被破壞了。長久以來我們把造成肌肉僵硬的原因分成兩種:一種是膠原蛋白所造成的,另一種是肌原纖維造成的。膠原蛋白是一種堅固的結締組織蛋白,它們把許多肌纖維(肌細胞)圍成一束肌束,再把許多肌束圍起來形成肌

肉。而肌原纖維則是肌細胞裡的細絲,由許多特殊蛋白質構成,藉滑動來造成肌肉收縮。現在我們知道,在肉類變軟的過程裡,膠原蛋白的變化很少,因此它們決定肉類最基本的硬度。膠原蛋白在不同肉品裡面的分量都不同,因而決定了這些肉品適合的烹飪方式。含膠原蛋白多的肉類適合用煮的,含膠原蛋白少的肉類適合用烤的。

而關於肌原纖維呢,有兩種機制可以造成肌原纖維的軟化。一種是藉由「蛋白分解酶」的作用來分解蛋白質,因而瓦解了肌肉的纖維構造;另一種則是藉由滲透壓的改變,而讓蛋白質分開,也會破壞肌肉的構造。

伍瓦利他們研究了三種可以分解肌原纖維的蛋白酶:組織蛋白酶(又稱細胞自溶酶)、鈣蛋白酶以及一種稱為「蛋白酶體」的蛋白質複合物(因為被發現不久,所以許多特性尚不清楚)。在肌肉中,這些酵素的活性受到酸鹼度、鈣離子濃度以及三磷酸腺苷濃度等等因素的影響。當動物還活著時,這些酵素會被許多抑制劑控制,以防止它們分解細胞。而在屠宰之後,這些蛋白酶的控制機制就被破壞了(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肌肉酸化)。同時,細胞內滲透壓的增加也會加速這些酵素的作用;許多小分子以及游離鹽類在細胞質中堆積,讓本來聚集的蛋白質團分開,因而蛋白酶就更容易接觸到它們的作用對象,因而加速了分解的速度。

當然不同肉品被蛋白酶分解的速度也不一樣,比如說,紅肉被分解的速度與白肉被分解的速度就有極大差異。這些差異不只是因為不同肉類的肌原纖維有差異,更是因為不同肉類的肌原纖維排列與延伸性有所不同。收縮愈快的肌肉(較白的肌肉)愈容易受到酵素的分解。這個現象至少一部分解釋了為什麼在不同年齡的牛身上,肉品軟化的速度不一樣。小牛牛肉熟成期約為四到五天,而成牛熟成期約為八到十天。因為成牛牛肉比小牛肉紅,因此也較不容易被酵素分解。

了解這些機制之後,把這些參數加入選擇肉品的考量中,肉品公司就可以控制肉類的嫩度,或者更簡單的說,控制肉的品質。因為今日大部分的注意力比較是被放在如何加速動物成長上面,在過分選擇之下,成長較快但肉也較白的牛,比起同一種牛但用正常速度成長來說,前者要比較無味,肉也比較不多汁。耐心跟時間才是最重要的。

LEO的心情日記 (台灣殺人魔2女主角角色分析CHANEL篇)

首先LEO我要介紹的這位CHANEL,她就是台灣殺人魔2(台灣殺人魔續集)的女主角,也是本片的主角,上一集的男主角LEO,在續集的開頭CHANEL在房間裡寫日記的時候,就在口頭上敘述了說LEO在跟她交往期間,仍然忘不了前女友KYLIE,於是CHANEL記得再台灣殺人魔1的時候說的一句話,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LEO我今天得不到你沒關係,下一次再見面的時候,我一定要想辦法得到你,假如得不到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哈………..。

所以LEO在台灣殺人魔2(台灣殺人魔續集)的開頭,就被CHANEL口頭敘述輕輕鬆鬆帶過的說,LEO因為忘不了前女友KYLIE,所以把睡夢中的LEO給殺掉了。(LEO被CHANEL殺掉的這場戲不會拍出來只是讓CHANEL在房間寫日記的時候,口頭敘述帶過而已)。

由此可見CHANEL這個女孩的思想以及個性還有行為偏差絕對比上一集的殺人魔LEO恐怖100倍1000倍。

CHANEL跟LEO一樣非常看不起男生,CHANEL她認為全天下的男人就像LEO說的,大部分男人只會欺負女性不會尊重女性所以通通都該死,但是有一個男生例外,那就是上一集的殺人魔LEO,所以CHANEL認為全天下除了LEO這個男人以外,其他男生絕對是配不上她的,所以CHANEL想盡辦法得到LEO,甚至在美國開車撞死LEO的前女友KYLIE ,KYLIE 的死,讓LEO非常傷心,在加上CHANEL是LEO的專屬心裡醫師,所以CHANEL她就乾脆將計就計,想辦法趕快跟LEO日久生情,可是後來發現,雖然得到LEO的人但是沒有得到LEO的心,所以就這樣由愛生恨的把LEO給殺死了。

LEO我認為CHANEL絕對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孩,她愛你的時候她可以很愛你,但是如果她發現相對的,你如果沒有很愛她的話,或著是想著別的女人以及愛著別的女人看著別的女人,她就算很愛你,她也可以殺了你。

LEO我在台灣殺人魔2(台灣殺人魔續集)裡面有客串一個關鍵角色(絕對不是上一集LEO這個角色),至於是客串什麼角色目前保密。(電影有機會上映之前,在這個劇情上一定要有所保密,所以LEO我在這邊先跟大家說一聲對不起啦)。

(上面這張海報是美國殺人魔2的原版電影海報ㄏㄏㄏ)。